tsuyoshi

屏蔽所有带澄相关的 tag,你会发现世界很美好

今天上来发现又有很多同好在发牢骚,可以理解各位被喂shi的不爽的心情。刚来忘羡tag的时候我也曾经被喂过很多shi。

但至从屏蔽了所有澄相关tag,世界就变得很美好。

另外有些人不会打带澄的相关tag,但会在标题标出,这时候就别点开文就是了。

一般这种人带忘羡都是为了蹭热度,那最好的抵制方式就是不给热度。


给大家提个醒,以后有曦澄西皮的忘羡文也慎点

不然有很大概率被喂屎。

总是分分钟把江澄和虞夫人写成一朵朵被魏无羡连累的小白花。全然不记得真正惹怒王灵娇的是江夫人的那十几个大巴掌。别说这些巴掌是为了无羡打的啊,之前用紫电抽打无羡的时候虞夫人可半点没手软。之后没砍无羡胳膊也是因为王灵娇提出要在江家设立监察寮,惹的虞夫人的自尊心被冒犯了。


原著[她早已忍耐多时,此刻面目狰狞,近在咫尺,王灵娇吓得肿着半张脸尖叫起来。虞夫人毫不客气地又是一记耳光,把她刺耳的尖叫打得戛然而止,喝道:“打狗也要看主人!你冲进我的家门里,当着我的面,要惩治我家里的人?什么东西,也敢这样撒野!”]

[虞夫人把手帕扔到地上,一脚踢翻了她,骂道:“闭嘴!你这贱婢,我眉山虞氏百年世家纵横仙道,从来没听过什么颍川王氏!这是哪个阴沟旮旯里钻出来的一个下贱家族?一家子都是你这种东西吗?在我面前提尊卑?我就教教你何为尊卑!我为尊,你为卑!”]


看清楚了,在虞夫人眼里,魏无羡就是江家的一条狗。她不是因为要护着魏无羡才打王灵娇的,是因为王灵娇让她觉得没面子了。


另外,王灵娇一开始也没有想要灭江家满门,但前提是要江家舔跪她。

所以有没有魏无羡都没有区别,只要江家不肯舔跪王灵娇,不肯舔跪温家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把江家灭门的锅都扣在魏无羡头上要脸吗?

魏无羡认了这笔账,是因为他善良,“只记得别人对他的好,不记得他对别人的好。”不代表虞夫人能够心安理得的把帐按在魏无羡头上,还一口一个祸害。

另外,还有说什么剖丹痛苦,化丹也一样痛苦。有脸吗?化丹要忍受的失去灵力的痛苦,剖丹就不用忍受了吗?而且剖丹是活生生的把肚子剖开连麻药都不能打,说化丹和剖丹一样痛苦的,麻烦下次你动手术的时候不要打麻药,我就服你。

而且别忘了,剖丹的成功率只有一半,不能因为魏无羡活下来了就忘记那失败的一半下场,行吗?


说真的,魏无羡真是倒大霉了,还不如当时砍掉一条手臂算了。以魏无羡的天资少一条手臂照样可以混的人模人样。也免了日后背的那口大锅,恩情好像几辈子都还不清。为了替江家报仇,冒天下之大不韪练鬼道。为了替江家报恩,收留温情一脉,为了避免连累江家的名声,假装决裂叛出江家,肚子上那一剑还有人记得不?


到最后命没了,名声也没了,还不够还恩吗?这比高利贷还狠啊。

脑洞记梗

灭运图录para


无羡当初在乱葬岗成功引怨气入体,横笛驭尸,创立鬼道。魔道祖师所处的小世界的天地法则因为被补全了一部分,天地降下功德,隐在无羡体内。而被补全了法则的世界开始晋升。等到了魏无羡在乱葬岗被围剿,无羡体内功德护住了无羡的一点真灵,投入了禹余天大世界,并被生死道主门下宗门收下,走上了修炼生死之道的路,十三年后,重新修成上品金丹的无羡感受到此方世界有因果需了断,于是顺着莫玄羽的献祭,回到了魔道祖师世界。


最近重温《灭运图录》,发现魏无羡就是个投错胎的倒霉孩子。挖去金丹,三个月内自修成材,这是何等的逆天天赋啊。而且在这么粗暴的使用怨气的方式下,都还能坚定自己的心志没有改变初心,这心志也是上上等啊。放其他世界绝对是实打实的气运之子啊。恐怕会被各家宗门抢着要吧。


至于怨气的反噬,这算啥。放灭运图录背景,那就根本不是问题。


所以就想到了如果当初十三年间,无羡的真灵去到了禹余天,得到了完善的鬼道修法,然后回到这方大世界的脑洞。

【忘羡】蓝曦臣有个秘密

引了个凤:

蓝曦臣一直有个秘密。


他能看到他家弟弟的内心。


 


1.


在蓝曦臣的眼里,蓝忘机的肩膀上总是坐着一只小小的缩小版的蓝湛。


然而这只缩小版的蓝湛似乎只有蓝曦臣一个人能看见,连蓝忘机自己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这只小蓝湛团子长得大头小身子,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肥嘟嘟软糯糯,可爱极了。


尤其小团子还和蓝湛本人的脸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看过去俨然是一大一小两张相同的小俊脸,相同的面无表情。


嗷——好萌呀!蓝家大少的哥哥魂觉醒了。


 


蓝曦臣暗自在心里给这只缩小版蓝忘机起了个名,叫蓝小湛。


 


 


2.


但蓝小湛和蓝湛其实不同,它总会做出一些蓝忘机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比如在小的时候,蓝启仁给他们细讲蓝家的三千条家规,蓝曦臣就眼睁睁看着他家弟弟正襟危坐一脸严肃,而蓝小湛却默默坐在蓝忘机脑袋上,哈欠一个接一个。


蓝曦臣心里暗笑,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能不能听懂都不一定。


等蓝启仁讲完了放他们离开时,蓝曦臣走出院门,问五岁的蓝忘机:“是不是有点无聊?”


乖孩子蓝忘机顿了一下,才说:“没有。”


然而他脑袋顶上的蓝小湛正板着一张脸,狂点头。


蓝曦臣:“…………”


 


 


3.


蓝曦臣渐渐发现,自家弟弟其实是个心理活动挺丰富的孩子。


虽然蓝忘机本人总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可是只有蓝曦臣能看见的那只蓝小湛,还是……挺活泼的。


——比如。


离云深不知处很近的一个山头上有不少兔子,很多蓝家的小弟子都喜欢对这群小白团子摸摸抱抱,可蓝忘机从小就不做这种事。就算兔子都扒到他腿上了,他也只是冷静地看着。


蓝曦臣:“……忘机,你要不要抱抱它们?”


蓝忘机严肃地摇了摇头。


蓝曦臣:“……”为什么不抱,你肩头那只蓝小湛都已经跑到兔子堆里打了好几个滚儿了啊!


蓝曦臣耐心地劝说:“你抱抱它们吧,你看它们这么喜欢你,都快学会爬树了。”


蓝忘机这才慢慢弯腰,小心翼翼地拎起一只放进怀里。蓝小湛大概是高兴了,心满意足地坐回蓝忘机肩上。


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一下下轻轻地摸着兔子,眼里明明是很温柔的目光,偏偏却要板着脸。他忍不住笑了。


 


 


4.


后来,云梦江氏的魏无羡来姑苏求学了。


蓝曦臣是第一个发现自家弟弟有些不对的人。


 


那日彩衣镇水鬼作祟,蓝曦臣带的人手不足,就回云深不知处找蓝忘机帮忙,结果要走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江家的大弟子和少主。


魏无羡远远就朝他们这边喊道:“蓝湛!”


蓝曦臣知道那是蓝忘机的同窗,便也转头去看自家弟弟的回应。


可蓝忘机似是很厌恶这位魏公子,皱着眉头看了那人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这真是奇了,他弟弟一向是规规矩矩待人有礼,几乎从没对谁表现出过这么严重的嫌弃。蓝曦臣心里一好奇,又向他肩膀上的蓝小湛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蓝小湛目不转睛地盯着魏无羡,双手捧着小圆脸,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目光里的感情那是……十分之复杂。


蓝曦臣内心:……???


这时魏无羡一行人也已经走近了,简单介绍后,魏无羡笑嘻嘻地说:“泽芜君,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啊?”


蓝曦臣这才如此这般地把事情对他们说了一遍。


魏无羡:“捉水鬼我会呀!泽芜君捎上我们成不成?”


蓝曦臣眼睁睁看见蓝小湛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蓝忘机本人还是一副板着脸的样子,说道:“不合规矩。”可他虽如此说,肩膀上的蓝小湛盯着魏无羡的眼神却越发期待起来。


蓝曦臣……蓝曦臣只能笑而不语。


魏无羡却像是很想跟着他们一起去,又嬉皮笑脸地争了两句,连江澄也开始帮着他说话,蓝曦臣这才当机立断道:“也好,那多谢了。准备一下一同出发吧。”


等他们走了之后,蓝忘机皱着眉问蓝曦臣:“兄长为何要带上他们?”


——因为蓝小湛都已经高兴地摇晃脑袋了呀。这么你情我愿的事为什么不答应?……


 


云梦多水,有经验老道的江家弟子相助,果然力半功倍。


魏无羡发现蓝忘机船底有水鬼后,众人一片人仰马翻。混乱之间,蓝曦臣还是中途听见魏无羡似乎是对蓝忘机说了一句:“昨晚是我不对,我错啦。”


嗯嗯?蓝曦臣回想起前一天晚上,他的确是看见自家弟弟一脸愤然地冲向蓝启仁的书房,肩上的蓝小湛脸都红透了,双手捂在脸上羞得不行的样子。当时他还想这是怎么了,现在看来难道是和这位魏公子有关?


蓝小湛为什么会脸红?难道……


蓝曦臣不由自主地默默想象了一些非常触目惊心的画面,又默默地从脑海里抹去。


 


最后确定湖中水怪并非寻常水鬼,而是水行渊,一行人只得乘舟又回到镇上。


蓝曦臣一路上都在默默地想昨晚自家弟弟到底是和云梦的魏公子做了些什么,没注意到蓝忘机什么时候和自己站到一艘船上来了。


这时,对面划来一艘载满了金黄枇杷的货船。蓝曦臣的余光隐约瞥到蓝忘机肩上的蓝小湛非常蠢蠢欲动,便看了过去。


它眨着大眼睛看了看那一船枇杷,又回过头,眼巴巴地盯着江澄公子手里已经咬了一口的枇杷,肥嘟嘟的小脸上一半伤心一半不舍,一双大眼睛里几乎写满了两个大字:想吃。


弟弟居然喜欢吃枇杷?之前怎么没发现?蓝曦臣心里有些不解,便问道:“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


蓝忘机:“……”


蓝忘机:“不想!”


遂拂袖而去。


 


蓝曦臣心里真的好纳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为什么不买?


 


 


5.


再然后,便出了事。


一夜之间,云深不知处被烧,蓝家家主重伤,蓝忘机被打断一条腿,而他蓝曦臣则背负着拯救蓝氏藏书阁的重任隐名埋姓潜逃离开。


 


等他再次见到弟弟的时候,射日之征已经开始了。那时正听闻云梦江氏的大弟子失踪了,蓝湛虽然嘴上什么都不说,但蓝曦臣却能看见蓝小湛总是皱着眉坐在蓝湛肩上,动不动就满眼担忧地发着呆。


后来,听说魏公子没死,回来了,可弟弟也没见有多开心。


他本人虽脸上总是那么一副表情,蓝小湛却表现的低落极了,抱着小短腿靠着蓝忘机的脖子,没精打采的样子。


再后来,射日之征大获全胜。蓝曦臣也终于见到了魏无羡。那人一身黑衣立于修罗场中,彻夜横笛,笛音如飞鸟振翅冲破云层,万千鬼兵为他所控,所向披靡。


可魏无羡本人却变得和过去不太相同了。虽然他还是那般说笑打闹,但看上去却显得脸色苍白,眼角带煞,连以往没心没肺的笑容都显得有些阴冷。


 


蓝曦臣似乎有些能明白,为何自家弟弟心里那般失落难过了。


 


 


6.


魏无羡死了。


 


蓝曦臣把这个消息告诉刚出禁闭的蓝忘机时,几乎不敢看自家弟弟的表情,更不敢去看他肩上的那只蓝小湛。


那是无法描述的神色,不敢置信,万念俱焚,心如死灰,都不足以形容。他从没想过能在弟弟脸上看到那样的表情。


从那之后,蓝忘机再未笑过。


他肩头的蓝小湛也是。


 


蓝曦臣为弟弟能高兴一点简直操碎了心。


别人是看不出含光君有哪里不开心,可蓝曦臣就是知道,蓝忘机不开心。魏无羡死了之后,他就没开心过。


上次金麟台有一个清谈会,他们遇见了江澄,蓝曦臣还眼睁睁地看着蓝小湛气呼呼的把自己的小抹额拽到了眼睛上遮住,又扭了个身子屁股朝人,整个小团子都散发着“我不想见到江晚吟”的气息。


但蓝忘机表面上还是彬彬有礼地和江宗主互相点头致意。只不过本来就板着的脸,板得比之前更严肃了些。


蓝曦臣心里叹了口气,当然知道自家弟弟心里在膈应些什么。


 


蓝忘机不开心,蓝曦臣也难免忧心忡忡,满腔担忧无处抒发,只能向至交好友外加义弟的金光瑶吐一吐苦水。


于是蓝曦臣忧心忡忡,又带着金光瑶也跟着他愁眉苦脸起来:“二哥,你也别太担心了,忘机会走出来的。你这么一直念念叨叨,都有些像我小时候身边的那些老妈子了。”


蓝曦臣:“…………”


蓝曦臣哭笑不得:“是啊,我这个哥哥当得可真辛苦。”


金光瑶目光温柔,笑着道:“二哥自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兄长。放心,你可是修仙界第一美男子,比老妈子要俊多了。”


 


 


7.


白驹过隙,十三年弹指而过。


 


那一日,蓝曦臣正要起身去参加金麟台的清谈会,却碰上了自家弟弟夜猎归来。


他站在门口,看着蓝忘机一行人站在院内,不由怔住了。


原因无他,只因他看到本应坐在弟弟肩头的那只蓝小湛背上居然出现了两只翅膀,正在欢快地绕着蓝忘机的脑袋一圈圈地飞!


蓝小湛正在欢快地绕着蓝忘机的脑袋一圈圈地飞!


蓝小湛!高兴得都飞起来了!


飞飞飞飞起来了…………


弟弟这是开心到了什么程度啊!要上天啊!


蓝曦臣惊呆了:“……”难道这是终于能移情别恋了的节奏吗,天哪我的弟弟终于要盼出头了!


蓝家大哥内心悄咪咪地热泪盈眶了,可脸上却立刻摆出完美的微笑,走出去迎上他们一行人。


 


 


8.


后来。


 


哦。


原来没移情别恋。


那只还是魏婴。


 


 


9.


再后来,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到一起,整个修仙界皆是大惊,可蓝曦臣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


自从他知道魏无羡被献舍重生之后,他就已经知道自家弟弟这回再也不会放手了。


……虽然,他们诉衷肠的方式比较惊天动地。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蓝小湛简直黏在了魏婴身上。


吃饭时,读书时,弹琴时……反正只要两人在一起,蓝小湛就时时刻刻都要贴着魏无羡。


蓝曦臣想起先前他们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蓝忘机连在禁书室找个乐谱,心里那只蓝小湛都要站在魏无羡的肩膀上,张开短短的小胳膊扒着魏无羡的脸颊,还嘟着小嘴要亲。


真是没羞没臊的幸福日子啊。


蓝曦臣:……没眼看了,我什么也不想说[手动再见]。


 


蓝曦臣真的好心塞。


以前他心塞,还有人能跟他聊聊天,开解他一下。现在……


蓝曦臣不由悲从中来,悲愤地闭关去了。


 


 


10.


插播一条消息。


 


有蓝启仁日记乱入。


 


【老夫这一生,最骄傲的便是门下有两个十分出众的学生。他们的品行修为、相貌气质无一不是出类拔萃。


小徒弟十三年前,为了当年的修仙界大boss闭关了三年,现在跟着那个大boss跑了。


而大徒弟,现在正为了今年的修仙界大boss闭关。


 


难不成我姑苏蓝氏真是神T在世?


 


……吾真乃日狗也。】


 


 


END.


 


1.本来只想写个傻白甜,结果万万没想到,该虐的地方还是没避过去【。


2.还有个设定没来得及写进去,是蓝忘机一喝酒,那只能表现他内心的蓝小湛就会消失。然后蓝二哥哥自己的行为就会……都懂。


 


 

魏无羡如果当初和蓝忘机回姑苏,那么射日之征就输了啊。

看了原著,如果没有夷陵老祖,射日之征必输无疑啊。就算三尊偷袭杀了温若寒,但温家那么大的势力根本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灭完的好嘛。

如果当年夷陵老祖跟蓝忘机回姑苏,我敢肯定蓝家一定会要求废夷陵老祖的功力,然后把无羡软禁起来。

最后射日之征输了,蓝家game over了,魏无羡不还是得死?


忘羡tag好奇怪啊。

为啥会有那么多主cp不是忘羡的文归在忘羡tag下呢?

以前混的其他圈子大多是主cp是什么就打什么tag。副cp最多在文前标明。

毕竟搜tag就是为了找自己喜欢的cp粮啊。

【魔道阅读体】就是想要你们幸福啊(3)

阿奇:

“所以啊……”江晚吟的画风突然一转,再次冲着众修士挥了一下紫电恐吓道,“下次再让我听见你们在那瞎bb扰的我们这边不得安宁……就算魏婴死了我也要抽的你们爹娘都认不出来!!”

魏婴:“我去!!!∑(゚Д゚ノ)ノ江晚吟你不用这样吧!”

蓝湛:“走了。”

“告辞。”

三人朝众人行了个礼,消失在众人面前。

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蓝曦臣发声:“刚刚蓝湛……姑娘呃……”有些尴尬的瞥一眼蓝忘机,继续道,“她说要读展台上的书,为何不试上一试?”

话音落下,一位家主便起身:“那么就让我来试他一试。”

待众人围成了一个大圆圈,那位家主便挺了挺身子。

走上展台,翻开那本封面印着魔道祖师的书,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读。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啊!”」

那位家主:……我是不是不该上来啊……

他已经不敢回头去看蓝忘机的脸色——虽然也看不出什么。

但那杀气都不用读弟机哗哗哗的肉眼都看得出来好吗?!

江宗主没说什么但您摆弄戒指的幅度能小点吗别让我看见啊!!

那位家主欲哭无泪。

在场的修士大多都觉得在相关人士面前谈论魏无羡死讯有点尴尬,但又纷纷觉得有道理。

毕竟魏无羡是个魔头,该杀。

「“好好好!果真大快人心!手刃这夷陵老祖的是哪位名士英豪?”

“还能是谁。他师弟小江宗主江澄呗,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大义灭亲,把魏无羡那老巢乱葬岗给一锅端了。”」

画面中战火纷飞,一片血红。

江澄咬牙,眼眶有些发红,袖子下的手微微蜷曲,然后,紧捏成拳。

那位家主还在鼓着胆子继续朗读,这本书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一样,对着原本的伤疤,狠狠划下。

金凌有些担心,小声喊:“舅舅……”

“闭嘴。”

蓝曦臣见状,先安抚好自家弟弟,再不动声色的挪过去,单手拍了拍江澄的肩。

没事的,会没事的。

待他将注意力再放回画面上的时候已经跳过了很多。

无非是一些市井之人的闲言碎语,不听也罢。

一些有良心的修士已经开始暗暗反悔自己的言行,毕竟人都死了,在背后说人家坏话也太不尊重人了。

当然也不乏没良心的修士,魏无羡死就死了是他该呗!还不许人说了吗?

「……

魏无羡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脚。」

蓝忘机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脸色倒是阴沉了几分。

蓝景仪:前辈……代表含光君心疼。

其他修士也忍不住同情,毕竟曾经是风光无限的夷陵老祖啊!好不容易活了还要受气。

「“你装什么死?!”

魏无羡被这当胸一脚踹的几欲吐血,后脑着地,仰面朝天,朦胧间想:敢踹本老祖,胆子不小。」

之后的画面便是公鸭嗓少爷的一顿斥骂,以及几个家丁的一顿砸,看的众人那叫一个怒火心生,一巴掌扇死他们的心都有。

「……

“……
去过几年仙门世家很了不起?还不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被人赶回来!”

魏无羡半死不活的思索:

这谁?

这哪??

他什么时候干过夺舍这种事情???」

看着画面中魏无羡一脸懵逼的样子,众人忍俊不禁。

那个公鸭嗓少爷下令继续关押“莫玄羽”,魏无羡经过一阵思索后终于发现:

「他不是夺了别人的舍,而是被人献舍了!」

这……献舍禁术……果真是邪魔外道!一些修士颇为不赞同的摇摇头。

「魏无羡心中不服。

他怎么就被划分成“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了?

虽说他名声是比较差,死壮又非常惨烈,但一不作祟,二不复仇,他敢发誓上天入地绝对找不到一个比他更安良本分的孤魂野鬼!」

蓝景仪没忍住,被自己口水呛到:“咳咳……前辈这种时候还有心情想这些……”

蓝思追:“不愧是魏前辈……”

江澄又气又笑:“这家伙还真是和以前一样话多。”

众修士那么多人竟没有一个人可以反驳。

毕竟人家可真的是安良本分的做好了一只好鬼啊!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殊途同归:


     接下来的事更是引人发笑,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竟然比不过一条驴。这要是传出去岂不引人发笑。既笑魏无羡,又笑他们。这么多所谓的名门望士竟然比不上一条驴,实在丢人。
   【魏无羡从来自诩是怜香惜玉之人,见状挪了挪窝,挪出一片地,去折腾那头花驴子。那群人见他无害,这才放心走来。个个满头大汗脸颊通红,扇风的扇风,打水的打水,那名少女坐在井边,似是知道他存心相让,对魏无羡微微一笑。】
     一听到这,众人暗道糟糕。现在谁不知道,表面上冰清玉洁的含光君其实就是个醋坛子,一按就冒一堆酸水的那种。众人都知趣,准备念过去就算了。但偏偏有人就跟二傻子似的非要提。
   “哈哈哈…魏兄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要知道以前我们当中最受欢迎的就是他了,每次出去都有一堆女孩围上来。”聂怀桑一脸怀念的说道。
     要完!
     这是此刻所有人的想法。果不其然,一听到这话,本来就低的温度又下降了不少,到处飘着一股千年陈醋的味道。
   “聂怀桑,二十遍。”蓝忘机冷成渣的声音响起。
   “啊?”聂怀桑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含光君,我已经离开姑苏蓝氏了。”
   “四十遍。”
   “含光君,错了,我错了。二十遍就二十遍。”聂怀桑吓出了一身冷汗,四十遍,没抄完就归西了吧。
     处理完聂怀桑,蓝忘机的脸色仍没有好转。众人第一次这么想念魏无羡。
     魏公子,你在哪啊,再不来这的人就死绝了。
     在另一边的魏无羡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挂在高空的太阳,有点稀奇。“难道是我家二哥哥想我了?”
   【魏无羡勒住绳子,跳下驴背,把那只吊了花驴子一路的苹果送到它嘴前:“一口,就一口……呸!你这一口是要把我整只手都吃了?”


    他挑着苹果另外一边啃了两口,塞回花驴嘴里。正心痛自己居然沦落到跟一只驴子分同一个苹果】
     那人是谁,夷陵老祖,人人提起来都要退让三分的人物。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呢。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有百般滋味在心头。
     江澄暗骂了一声活该,但暗藏的却是不忍。
     蓝忘机看到这一幕没有感觉吗?怎么可能。在场的不会有第二个人比他更心疼魏无羡了。若是当时自己在他身边,怎会让他受如此苦难。既然不能回到以前,那就只能在现在和未来补偿了。
     接下来魏无羡通过阿胭两三下就猜出是食魂煞所为,让人不禁心生佩服。猜出之后也不闲着,直奔大梵山去。
     看见这一幕,金凌的身子猛然僵住了。所幸大家都在看大屏幕,没有人注意到。
   【那少年见他发呆,心中讨厌,道:“还不快滚!看见你就恶心的够了。死断袖。”


    算起辈分来,莫玄羽还说不定是这少年叔叔伯伯之类的长辈呢!竟然要被一个小辈这样羞辱,魏无羡觉得,就算不为自己,为莫玄羽这具身体也要羞辱回去,道:“真是有娘生没娘养。”

     江澄听此言冷哼一声:“他还真有脸说。”
     蓝思追抱住沉默不语的金凌,轻声安慰道:“阿凌,我在呢。”
     金凌把脸扭到一边,有些不好意思的嘟囔道:“谁用你安慰了。”话虽这么说,但靠在蓝思追胸膛上的身子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蓝思追见此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将怀中人抱得更紧了。
   【这少年手撑地面,试了几回也爬不起来,脸涨得通红,咬牙道:“再不撤我告诉我舅舅,你等着死吧!”


    魏无羡奇怪道:“为什么是舅舅不是爹?你舅舅哪位?”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三分冷峻七分森寒:


    “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一听到这个声音,魏无羡周身血液似乎都冲上了脑袋,又旋即褪得干干净净。好在他的脸上原本就是一团惨白,再白一些也没有异常。】
     江澄听到后挑了挑眉,似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让魏无羡这么害怕。
     但魏无羡应该知道了,金凌便就是他师姐的儿子。
   【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一丝不苟,找不到一丝不妥贴的失仪之处。


    饶是如此,魏无羡心里还是蹦出了四个大字:


    “披麻戴孝!”


    真真是披麻戴孝。任修真界把蓝家校服吹得有多天花乱坠评其为各家公认最美观的校服、把蓝忘机捧成多举世无双百年难得一遇的美男子,也扛不住他那一脸活像死了老婆的苦大仇深。】
     江澄在心里暗暗赞同魏无羡的话。想当年,他俩对这事可没少说。
     蓝启仁“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薛洋却“啧啧”了几声,魏无羡应该怎么也没想到蓝忘机的老婆就是他吧。
   【大梵山里的食魂煞,他是不能要了。毕竟他和谁抢,也不会和金凌抢。】


     江澄撇撇嘴,但仍没好气的道:“还有点良心。”
     蓝曦臣看着别扭的江澄轻笑一声,成功换来一个傲娇的眼神。
     金凌却是有些不可置信和感动,他没想到魏无羡竟会为了他放弃了触手可及的猎物。虽然还有其他人在争抢,但魏无羡是谁,鬼道的创始人,只要他想要,区区一个食魂煞算什么,但他却…金凌的眼眶有些微微发红。
     谢谢你。
   【竟然是金凌。


    兰陵金氏族中那么多子弟,他实在是没想到,恰恰遇到了金凌。若他知道,又怎会讥嘲他“有娘生没娘养”?如果是别人对金凌说这句话,他会教这人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可是这么说的,竟然是他自己。


    静立片刻,魏无羡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
     这一次,不仅是金凌,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愣住了。眼中那滔天的悔意,只要不是个瞎子怎么会看不出来。除了知情人之外,世人皆以为江厌离是被魏无羡那个白眼狼所杀的。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在众人无声的催促下,蓝曦臣接着读了下去。
   【这群服色混杂的各家子弟边走边抱怨:


    “这个金小公子,金家和江家都这样惯着他,小小年纪便这么霸道跋扈,日后若是让他接掌了兰陵金氏,修真界还不得翻天。咱们都别活了!”


    魏无羡放缓脚步。


    一名心软的女修道:“金家和江澄怎能不惯着他?那么点小便父母双亡还险些夭折,亏得命大才活下来。”


    “父母双亡又如何,世上父母双亡的多了去了,人人都像他这般德行,那还得了!”


    “这魏无羡也真下得去手。金凌的母亲可是他青梅竹马的师姐,江澄的亲姐姐啊。”


    “谁叫他对江厌离求之不得,人家嫁的又是跟他素有过节的金子轩。”


    “魏无羡怎么跟谁都有过节……”


    “还有谁?”


    “含光君啊!两看相厌,人尽皆知。他俩少时同窗习礼,据说那时就水火不容。”


    “如此说来,真是仇家遍地、天怒人怨呢。今番多亏含光君,否则这次只能望‘梵’兴叹了……”

     魏无羡画着粉面牵着驴子行走在形形色色的人的议论中。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并未见过魏无羡,也没有遭到实质伤害。为何他们会如此大肆议论呢?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也许在他们心中,修习鬼道的魏无羡便是那个怀揣异心的外族人。所以魏无羡就应该死,如果让他继续活下来就会祸害世人。或许一开始并非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或许有人根本就不知道魏无羡的名字。但从那些名门望士的嘴里开始传播,一传十,十传百。世人皆知,世上存有一个无恶不作,令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那些原本说着敬仰他的人转身就变成痛心疾首的表情,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他砍去。那些不认识他的人,在各种方面的影响下,变得对魏无羡恐惧无比。那些厌恶他的人变得更加变本加厉,将世上所有的坏事都推到他身上。
     是他们,亲手将那个朝阳般灿烂的少年推入无底深渊。
     世上最可怕的便是人心,它能把你捧上天堂,也能让你堕入地狱。
     就算你死了,对你的恶意也不会减少一分。
     魏无羡的身影在此刻看来竟有几分孤寂落寞。

置顶测试-整理成果总结

其幸何多:

  


始于2018-4月,看我能坚持多久……自我勉励.jpg


(不禁止转载,但不建议转载,因为我会修改,比如错链接啊新内容啊之类)




重整河山待......    后生~    (是两个推文贴整理)


2018-9月小结    2018-9月连载整理


2018-8月小结    2018-8月连载整理


2018-7月小结    2018-7月连载整理 


2018-6月小结    2018-6月连载整理


目录-按题材分类的忘羡文整理-目录


为自带整理的粮仓主人点赞


粮仓列表


  

沉默的雪菜菜的目录❀

圆球球:

@沉默的雪菜菜 


请吹爆她!!!


 


连载中


【all叶】正经荣耀主播叶修


(1)(2)(3)(4)(5)(6)


【黄翔叶】小奶狗or小狼狗?


(上)(中)(下)(下一)(下二)


【all叶】关于国家队的一些寓言


(1)


【all叶/兴欣叶】叶修大爷戒烟记


(1)


【all叶】传说中的叶修


(1)(2)(3)(4)(5)


【all叶】职业替身


(1)(2)


【all叶】聚众吸修


(1)(2)(3)(4)


【喻黄叶】偏心


(上)(中)


【all叶】叶修是条龙


(1)(2)


【all叶】情敌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了出来


(1)(2)(3)(4)


【周翔叶】美梦


(上)


【all叶】国家队的聊天记录


(1)(2)(3)(4)(5)(6)(7)


【all叶主翔叶】中毒


(上)(中)


【橙叶】奈何明月照沟渠


(上)


【黄叶】老叶太爱我了怎么办?


(上)


【翔叶】全世界都在给领队助攻


(上)


【黄叶】黄少天所知道的关于叶修的一件小事


(1)


【翔叶】竹马


(1)


【黄叶】他深爱的那个人


(1)


【喻叶】无人应答


(1)


 


 


已完结


 


ALL叶


【all叶】我朋友和他的好朋友喜欢上同一个人了该怎么办?


【all叶】怪他过分可爱


【all叶】一场关于情人节的尬聊


【all叶】李轩觉得他被排挤了


【all叶】领队背着我们在外面有其他的狗了!


【all叶】今天的叶修没有来抢boss


【all叶】听说有人在追苏女神?


【all叶】听说有人在追叶修?


【all叶】论如何气死佛系系统


【all叶】一场由女友粉引发的深夜尬聊


【all叶】每天都在与修罗场作斗争


【all叶】拿到世界冠军后的一场深夜尬聊


【all叶】与空气勾心斗角


【all叶】是谁把撩汉攻略给了领队


【路人叶】归处


【all叶】对所有人发一句“我累了”


【all叶】不速之客


【all叶】领队的春梦对象


【all叶】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外国友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all叶】领队每天都在拒绝别人的告白


【all叶】是谁把叶修喂成口十修的!赔钱!


【喻黄叶】病毒


【all叶】你究竟有几个好老公?


【all叶】最后一个愿望


(上)(下)


 


单CP


【翔叶】意料之外的告白


【翔叶】五岁儿童做错了什么


【黄叶】无名之痛


【黄叶】好友多年


【黄叶】泡好的泡面第一口要给喜欢的人


【翔叶】小别


【黄叶】叶修,我jio疼


【黄叶】是谁摸了领队的屁屁


(1)(2)(3)


【包叶】包子 X 2


【喻叶】The gift for him


【双叶】离群之鸟


【喻叶】第十八年


【翔叶】失忆症


【翔叶】领队教你如何诚实地表达自我


【翔叶】总有妖怪想要勾引叶修!


【黄叶】Enchanted


【周叶】众所周知


【翔叶】等我长大以后


【黄叶】少年黄少天的烦恼


【黄叶】领队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黄叶】Omega哺乳期注意事项


【喻叶】病变


【翔叶】由身体乳引发的流xue事件


【翔叶】


【翔叶】好运设计系统


【翔叶】破车


【翔叶】孙翔日记


 


 
可以转载,持续更新中...


菜菜你知道自己有多少没填的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