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殊途同归:


     接下来的事更是引人发笑,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竟然比不过一条驴。这要是传出去岂不引人发笑。既笑魏无羡,又笑他们。这么多所谓的名门望士竟然比不上一条驴,实在丢人。
   【魏无羡从来自诩是怜香惜玉之人,见状挪了挪窝,挪出一片地,去折腾那头花驴子。那群人见他无害,这才放心走来。个个满头大汗脸颊通红,扇风的扇风,打水的打水,那名少女坐在井边,似是知道他存心相让,对魏无羡微微一笑。】
     一听到这,众人暗道糟糕。现在谁不知道,表面上冰清玉洁的含光君其实就是个醋坛子,一按就冒一堆酸水的那种。众人都知趣,准备念过去就算了。但偏偏有人就跟二傻子似的非要提。
   “哈哈哈…魏兄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要知道以前我们当中最受欢迎的就是他了,每次出去都有一堆女孩围上来。”聂怀桑一脸怀念的说道。
     要完!
     这是此刻所有人的想法。果不其然,一听到这话,本来就低的温度又下降了不少,到处飘着一股千年陈醋的味道。
   “聂怀桑,二十遍。”蓝忘机冷成渣的声音响起。
   “啊?”聂怀桑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含光君,我已经离开姑苏蓝氏了。”
   “四十遍。”
   “含光君,错了,我错了。二十遍就二十遍。”聂怀桑吓出了一身冷汗,四十遍,没抄完就归西了吧。
     处理完聂怀桑,蓝忘机的脸色仍没有好转。众人第一次这么想念魏无羡。
     魏公子,你在哪啊,再不来这的人就死绝了。
     在另一边的魏无羡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挂在高空的太阳,有点稀奇。“难道是我家二哥哥想我了?”
   【魏无羡勒住绳子,跳下驴背,把那只吊了花驴子一路的苹果送到它嘴前:“一口,就一口……呸!你这一口是要把我整只手都吃了?”


    他挑着苹果另外一边啃了两口,塞回花驴嘴里。正心痛自己居然沦落到跟一只驴子分同一个苹果】
     那人是谁,夷陵老祖,人人提起来都要退让三分的人物。怎么…就沦落到这种地步呢。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有百般滋味在心头。
     江澄暗骂了一声活该,但暗藏的却是不忍。
     蓝忘机看到这一幕没有感觉吗?怎么可能。在场的不会有第二个人比他更心疼魏无羡了。若是当时自己在他身边,怎会让他受如此苦难。既然不能回到以前,那就只能在现在和未来补偿了。
     接下来魏无羡通过阿胭两三下就猜出是食魂煞所为,让人不禁心生佩服。猜出之后也不闲着,直奔大梵山去。
     看见这一幕,金凌的身子猛然僵住了。所幸大家都在看大屏幕,没有人注意到。
   【那少年见他发呆,心中讨厌,道:“还不快滚!看见你就恶心的够了。死断袖。”


    算起辈分来,莫玄羽还说不定是这少年叔叔伯伯之类的长辈呢!竟然要被一个小辈这样羞辱,魏无羡觉得,就算不为自己,为莫玄羽这具身体也要羞辱回去,道:“真是有娘生没娘养。”

     江澄听此言冷哼一声:“他还真有脸说。”
     蓝思追抱住沉默不语的金凌,轻声安慰道:“阿凌,我在呢。”
     金凌把脸扭到一边,有些不好意思的嘟囔道:“谁用你安慰了。”话虽这么说,但靠在蓝思追胸膛上的身子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蓝思追见此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将怀中人抱得更紧了。
   【这少年手撑地面,试了几回也爬不起来,脸涨得通红,咬牙道:“再不撤我告诉我舅舅,你等着死吧!”


    魏无羡奇怪道:“为什么是舅舅不是爹?你舅舅哪位?”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三分冷峻七分森寒:


    “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一听到这个声音,魏无羡周身血液似乎都冲上了脑袋,又旋即褪得干干净净。好在他的脸上原本就是一团惨白,再白一些也没有异常。】
     江澄听到后挑了挑眉,似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让魏无羡这么害怕。
     但魏无羡应该知道了,金凌便就是他师姐的儿子。
   【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一丝不苟,找不到一丝不妥贴的失仪之处。


    饶是如此,魏无羡心里还是蹦出了四个大字:


    “披麻戴孝!”


    真真是披麻戴孝。任修真界把蓝家校服吹得有多天花乱坠评其为各家公认最美观的校服、把蓝忘机捧成多举世无双百年难得一遇的美男子,也扛不住他那一脸活像死了老婆的苦大仇深。】
     江澄在心里暗暗赞同魏无羡的话。想当年,他俩对这事可没少说。
     蓝启仁“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薛洋却“啧啧”了几声,魏无羡应该怎么也没想到蓝忘机的老婆就是他吧。
   【大梵山里的食魂煞,他是不能要了。毕竟他和谁抢,也不会和金凌抢。】


     江澄撇撇嘴,但仍没好气的道:“还有点良心。”
     蓝曦臣看着别扭的江澄轻笑一声,成功换来一个傲娇的眼神。
     金凌却是有些不可置信和感动,他没想到魏无羡竟会为了他放弃了触手可及的猎物。虽然还有其他人在争抢,但魏无羡是谁,鬼道的创始人,只要他想要,区区一个食魂煞算什么,但他却…金凌的眼眶有些微微发红。
     谢谢你。
   【竟然是金凌。


    兰陵金氏族中那么多子弟,他实在是没想到,恰恰遇到了金凌。若他知道,又怎会讥嘲他“有娘生没娘养”?如果是别人对金凌说这句话,他会教这人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可是这么说的,竟然是他自己。


    静立片刻,魏无羡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
     这一次,不仅是金凌,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愣住了。眼中那滔天的悔意,只要不是个瞎子怎么会看不出来。除了知情人之外,世人皆以为江厌离是被魏无羡那个白眼狼所杀的。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在众人无声的催促下,蓝曦臣接着读了下去。
   【这群服色混杂的各家子弟边走边抱怨:


    “这个金小公子,金家和江家都这样惯着他,小小年纪便这么霸道跋扈,日后若是让他接掌了兰陵金氏,修真界还不得翻天。咱们都别活了!”


    魏无羡放缓脚步。


    一名心软的女修道:“金家和江澄怎能不惯着他?那么点小便父母双亡还险些夭折,亏得命大才活下来。”


    “父母双亡又如何,世上父母双亡的多了去了,人人都像他这般德行,那还得了!”


    “这魏无羡也真下得去手。金凌的母亲可是他青梅竹马的师姐,江澄的亲姐姐啊。”


    “谁叫他对江厌离求之不得,人家嫁的又是跟他素有过节的金子轩。”


    “魏无羡怎么跟谁都有过节……”


    “还有谁?”


    “含光君啊!两看相厌,人尽皆知。他俩少时同窗习礼,据说那时就水火不容。”


    “如此说来,真是仇家遍地、天怒人怨呢。今番多亏含光君,否则这次只能望‘梵’兴叹了……”

     魏无羡画着粉面牵着驴子行走在形形色色的人的议论中。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并未见过魏无羡,也没有遭到实质伤害。为何他们会如此大肆议论呢?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也许在他们心中,修习鬼道的魏无羡便是那个怀揣异心的外族人。所以魏无羡就应该死,如果让他继续活下来就会祸害世人。或许一开始并非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或许有人根本就不知道魏无羡的名字。但从那些名门望士的嘴里开始传播,一传十,十传百。世人皆知,世上存有一个无恶不作,令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那些原本说着敬仰他的人转身就变成痛心疾首的表情,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他砍去。那些不认识他的人,在各种方面的影响下,变得对魏无羡恐惧无比。那些厌恶他的人变得更加变本加厉,将世上所有的坏事都推到他身上。
     是他们,亲手将那个朝阳般灿烂的少年推入无底深渊。
     世上最可怕的便是人心,它能把你捧上天堂,也能让你堕入地狱。
     就算你死了,对你的恶意也不会减少一分。
     魏无羡的身影在此刻看来竟有几分孤寂落寞。

评论

热度(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