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The One (all顾 娱乐圈paro) 第十七章.没有眼泪不是不哭,而是眼泪也谢了

一直在等大鱼:

 


↑只是想稍微文艺一下……


 


习念转身出门,到楼下找出自行车,结果踩了两下发现链条被谁给卸了,目瞪口呆了一下,看看时间,还好还早,松了口气,把自行车随手往路边一丢,也不锁,反正没有链条也骑不动,自己步行着前进。


前面出现一个路口,小男孩牵着小女孩的手,一前一后地走。小女孩在后面叫,哥哥哥哥,你走慢点好不好?


小男孩一本正经地说不好,再慢我们就要赶不上动画啦!


记忆中似乎也有类似的场景,只是没有这么小,他忍不住轻轻笑起来,记忆中他拉着习颜欢快步地走,颜欢在背后问他:“哥哥哥哥,慢点好不好?我跟不上。”


他一本正经地回头:“不好……”但是温柔却让他崩不住嘴角,最终无奈地叹气:“是谁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在放学以后用最快速度把她拖回家的?”


“是我……”颜欢嘟着嘴巴小小地举手,“好吧,是我想看连续剧……”


他在她的脑袋上揉了一下,身边是温柔的夕阳的光,然后再牵住她的手,声音很轻:“走吧。”这一次的速度没有那么快了。


习念在原地出了会儿神,然后笑笑,眼睛里是温柔的神色,暖暖的像光。


然后才继续往前走,路过的一家精品店玻璃里精致地摆设着很多成对的马克杯,他忍不住看向其中的一对。很普通的白色马克杯,杯子上面有一朵向右看的蓝色拟人小花,右边的那只上面是相反的粉色小花。


记忆里他也曾经有一只。


在他高一的时候,自从他小二母亲去世就一直独立把他抚养长大的爸爸有了想要携手一生的人,告诉了他,他怎么可能不同意呢,他希望爸爸幸福,所以没什么,他是真的真心欢迎她们,新的妈妈,和妹妹。


爸爸为他和未曾见面的妹妹买了一对的杯子,他笑着说:“这是什么啦!情侣杯哪是给兄妹用的!你跟妈妈留着用啦!”


但是后来却成为他的珍宝。


因为珍贵,所以不能留下。


他把它埋进了土里,在妹妹问起的时候告诉她,摔坏了。


 


他看的时间有一点久了,店员从门内探出脑袋问他怎么了。他摇摇头,说没事。


然后再走。


一路走一路的回忆凌乱地拼凑出一段青涩的不能言喻的爱情。


回忆里他看着颜欢在别的男人身边羞涩地微笑,现实里,他却在温柔而叹息地微笑着。


就好像在回忆里空落落的那个人不是他,又好像……


公子皱了皱眉头,突然有了点猜测。


真实一点点揭露,女孩在他怀里哭泣着想要一个完整家庭的画面,他的眼神却好像什么碎了一样,茫然而疼痛,但是他最后还是抱着妹妹说:“……我会一直是你的家人,一直都是。”


他会为了她的梦,努力装作不爱她。


前文里的每一个铺垫成了一条线。不是因为不敢说,所以暗恋,不是因为怯懦所以远远地看着,仅仅是为了保护而已,为了这个女孩的一个梦,所以愿意用不爱她来爱她。


影院里有女孩感动到落泪,但是还是在期待然后。


然后呢?


习念从回忆中晃过神,看见路边的花店,笑了笑,眼神里还带着些透入回忆扯不去的茫然,那个笑,更像是下意识的微笑一样,温柔、温暖而且宠溺,但是眼睛却空洞到什么都没有。


【你把什么当做爱情?一秒钟的心动或者温暖的手?】


他走进去,买了一束花出来。


【要我回答的话……大概是你。】


他深吸口气,走进去,然后温柔地微笑着把花递给穿着婚纱的妹妹:“送给你,祝你幸福。”


习颜欢的笑脸一瞬间呆了下:“……谢了?”


习念的微笑依然是温柔而平静,那是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笑容,依然带着对妹妹的柔和和宠溺,依然……与曾经在妹妹面前展现得别无二致,就像是个面具,那么精致,用了他全身的力气,和一个一辈子一次的爱情去装饰。


“谢了……?……也好……因为它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盛开的花……”


尾音低得像在呢喃。


他在说给自己听。


那份温柔那些愉快全部是伪装,他演了那么多年,戴了那么多年的面具,甚至连在只有自己的时候也要用快乐伪装自己。


但是在这一刻,那些细小的、空落落的、颤抖的尾音里,他暴露了连自己都快要想不起的自己。


——他为了爱情,杀死了自己。


【这份爱情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


【或许我从一开始,就在等它凋零。】


那是平淡得好像在说:“啊,今天天气不错。”的声音,但是,那些字里行间浅浅透露的气息,叫绝望。


他早就绝望了。


他从一开始就绝望着。


是他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希望,因为他答应了的,会做她一辈子的家人。


他最后的微笑印在画面上,对着亲爱的妹妹,深爱的妹妹,微笑着。


和影片所有曾经表现出的微笑不同,也跟曾经对妹妹展现过的所有的微笑不同。这个笑容很美,美得绝望又苍白。


要用什么言语形容?……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你亲眼看见一朵花短暂盛开然后凋零。


那份用短暂生命成就的美,由生命与死亡共同搭建。那种建立在绝望上的美,就像是血污上开出的纯白的花,具有破败中的圣洁性。


破坏欲、保护欲、绝望、心疼、幸福、约定、微笑、伪装、坚强……


等着等着就谢了。


凋谢的不只是他的爱情,还有他自己。


 


啊,对了,那个笑和他的声音美得,像要碎掉一样。


 


没有眼泪不是不哭,而是眼泪也谢了。


而不只是用微笑祭典,我死去的爱情。


 


公子突然笑了,笑得美艳却狂放,仿佛在这场几乎所有人都看哭的电影里面找到了什么不知名的笑点,笑得难以自持。


顾飞茫然地看过去,然后被公子抓住了衣领,然后当初初见的时候没有完成的那个吻,突然就被在这家还没有完全亮起来的影院里完成了。


顾飞还没反应过来,一片黑暗中看不见公子的脸,但是却感觉得到他的目光,灼灼的,很热烈。


“……看完了以后,就突然想吻你。”


tbc


大概是太累了的关系,这一章没想象中煽情,真抱歉对不起QAQ


所以给了个爆点【不


还有那篇江叶已发,名字就是昨天说好的那个【谁跟你说好


有兴趣的去江叶tag里搜吧


还有,奥利奥真的好虐我QAQ

评论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