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喻黄叶】催更者(四)

椰兮耶:

※注意CP:喻叶+黄叶


※两个小说家和一位万能编辑的故事


※前篇戳→(一)(二)(三)




(四)




  摸屁股这件事儿,后来成了叶修调侃黄少天的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说得多了,黄少天恼羞成怒,还会把叶修按在地板上事件重演一遍。


  而在当时那个瞬间,以这么不合常理的方式摸到同性屁股的黄少天脑海里只剩下了一大堆无意义的类似于啊啊啊啊啊我靠靠靠靠尼玛尼玛尼玛之类的词汇,直到叶修一胳膊肘顶到他胃上,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松开手蹭得一下跳出老远。


  叶修慢吞吞地爬起来,嘴角勾着笑,看不出喜怒。


  “呃……我不是故意的。”


  “知道,我又不瞎。”叶修斜他一眼,“按照小说套路,你这是不是该对我负个责?”


  “负就负!”黄少天心急口快,半秒过后又自己反应过来,一叠声地骂过去,“呸呸呸呸呸,碰一下就要负责什么逻辑,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再说你又不是女的,我碰你一下难道还要娶你吗?”


  叶修忽然沉下脸来,“用不着娶,但你得负责。”


  “负你个……”黄少天看到叶修阴沉的脸色,自觉消了音,有些不安地看着他。


  “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能不能承担起责任?”


  黄少天中了激将,立马拍着胸脯保证:“废话!我黄少天什么人?当然能!”


  “哦,好。”叶修点点头,脸色一秒阴转晴,“下礼拜双更吧。”


  “啊……?!”


  叶修眼里露出三分狡黠气来,脸上满是奸计得逞的愉悦,“记得说话要算话啊,夜雨声烦大大。”


  这才发现自己被摆了一道的黄少天“靠”了一声,扭头去看旁边的喻文州,他当局者喻文州旁观者清,他才不信喻文州会发现不了叶修在装。


  果然喻文州在偷笑,见黄少天微愠的目光射过来,才咳了一声,忍着笑说:“加油啊,少天,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喻文州你……不厚道啊你!你早就看出来了你也不提醒我!”


  喻文州笑而不语,偶尔欺负一下老友,感觉也不错。


  于是在下一周的截稿日前一天,已经提前完成任务的喻文州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而黄少天正一边哀嚎着一边在房间里疯狂码字。


  叶修拎着两个塑料袋来探班,黄少天半死不活地从房间里飘出来,一看到叶修手里的袋子图案,忽然两眼放光地看着自家编辑,“我靠,这是‘第十区’的烧卖!?”


  黄少天记得“第十区”离自己家并不近,因为上过美食节目,总是大排长龙,光是排队就要废掉不少时间。


  “眼光不错嘛,声烦大大。”叶修把烧卖放到桌上,打开饭盒,顿时满屋飘香。


  “说了叫我名字就好了,我叫黄少天啊,你叫少天也行,你叫那个名字我怎么听怎么别扭别叫了行不行啊?”听到“声烦大大”四个字,黄少天忍不住开始抱怨,同样是真实姓名,叶修叫喻文州就叫得无比顺溜,他明明也跟叶修报过名字,却几乎听不到叶修喊他真名,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剥掉一次性筷子外面的塑料薄膜,黄少天毫不客气地夹起一个,整个放进嘴里,烧卖是他最喜欢的虾仁口味,鲜香的味道弥漫在嘴里,顿时赶稿的烦躁情绪一扫而空。


  “唔,古然还四这家搔卖最好次了(果然还是这家烧卖最好吃了)。”


  “你吃完再说话行么?”叶修好笑地看着面前的黄少天吃得腮帮子鼓起,活像只仓鼠。


  “嗯。”黄少天点点头,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虾肉馅吞了下去,“队伍排了很久吧?我上次跟文州去买,排了将近一个小时,轮到我们前一个正好卖完,简直气死了。话说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这家?”


  叶修奇怪地看他一眼,“你不是自己在留言板里跟粉丝说的么?”


  “啊……”黄少天回想了一下,才发现确有其事,“意思是你还会看我留言板?”


  “哥可是你的编辑好吗?当然要看看读者对新作什么反应了。”


  黄少天暗道幸好我没在留言板里说新编辑的坏话,又夹起一个烧卖送进嘴里。


  “是不是本来想跟粉丝们说说哥的坏话?”叶修毫不客气地戳穿黄少天心里那点小心思,把另一双一次性筷子递给旁边的喻文州。


  “你不吃吗?”


  “我吃过晚饭了,饱得很。”


  虽然他这样说了,喻文州还是夹起一个烧卖,送到叶修嘴边。


  “唔?”东西送到嘴边,叶修很自然地咬了下去,咬了一半才发现不对,又不好松嘴,只能吞掉小半个烧卖。


  喻文州笑眯眯地吃掉剩下半个烧卖。


  目睹全部过程的黄少天一口虾仁哽在喉咙口,心头涌起一股异样的情绪,但他分不清这是什么滋味,只能把这股莫名的感觉和着虾仁烧卖,一起吞下了肚。


  吃完烧卖,黄少天把自己关回房间码他那双倍的字。喻文州拿了稿件出来给叶修审,他其实已经录过一遍电子稿,但在修改的时候,他还是更喜欢红色墨水在白纸黑字上划出痕迹的感觉。


  “这个情报,改成让这个人来交代比较好,还有这里,不要直接写出来,要让读者自己去想,读者又不是傻子,你全给他们说出来了,还有什么看头。”


  叶修说得犀利,喻文州拿着笔记在旁边,适时地记录几个要点。


  “这里呢?总觉得这样转有点硬。”


  “唔……把这段提前如何?这段场景描写,可以再……”


  人一旦专心在做某件事情,很难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当黄少天写累了从房间里头出来透气的时候,叶修和喻文州仍然头挨着头在讨论剧情。


  刚想开口,那两人大概是改完了稿子,叶修扬起两条臂膀,伸了个懒腰。


  喻文州侧过头看着一脸懒散的男人,忽然一手按住了叶修的肩膀,另一只手掰过他的下巴,在他侧脸上吻了一下。


  叶修似乎是受了惊,整个僵住了。


  “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喻文州问。


  “……没。”


  “男朋友呢?”


  “也没。”


  “那不如跟我交往吧?”


  叶修定了定神,收回僵在半空中的两条手臂,答道:“可我对跟你交往没什么兴趣。”


  喻文州毫不气馁,依然笑着问:“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没有兴趣?”


  “好吧。”叶修继续婉拒,“其实是我对‘跟自己负责的作家交往’这种事情没有兴趣。”


  喻文州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叶修看,“你觉得我下一部的约是签这家好,还是这家好?”


  叶修没做选择,而是轻叹一口气,把喻文州依然按在他肩上的手拿了下来,“你先听我说。”


  喻文州不做声看着叶修,叶修的神情确实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过段时间有很重要的事情做,没时间谈情说爱,如果你真有这个心思,也请你暂时收回去吧。”


  叶修平时讲话的语气总有些飘忽,让人觉得不够正经,但在讲刚才那些话的时候,他是真的很认真在说,甚至于听的人根本就没有生出一丝一毫怀疑的心思,就毫无理由地相信了。


  “那真是遗憾了。”虽然被以这样的理由拒绝了,喻文州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受打击的情绪,他把先前修改好的手稿整理起来,在桌面上垒齐,“我先去改稿子了,如果你的事情解决了,记得通知我。”


  在叶修点头的时候,喻文州动作轻快地俯下头去,嘴唇在他侧脸上又轻轻擦过一下。


  “先给我点甜头尝尝吧。”偷袭得手的人意犹未尽地舔着上唇。


  叶修抬手搓了搓被亲的侧脸,头也不抬地问道:“你也不怕哥被你吓跑了转头就申请换人?”


  喻文州并未回答,但他笃定的神情已经表明了一切。


  黄少天抢在喻文州转过身之前回了自己房间,先前那股说不清楚的莫名情绪再一次漫天漫地涌上,把他从头到脚都覆盖了起来。


  有人敲门,大概是叶修审完了喻文州的稿子,就来看看他的进度。


  黄少天盯着门把手犹豫了,他有些不想见到门外那个人。


  刚才喻文州和叶修亲昵的举动在黄少天眼前不断回放,他有点惊诧于喻文州的喜好,认识了将近二十年,他没见喻文州去主动追求过一个人,至于偷亲,还有别的近乎于耍赖的动作,更是从来没有过。


  印象中的喻文州,向来是冷静从容的,怎么才碰到这个叶修两回,就变得有些陌生起来?


  对挚友那个他不认识的部分,黄少天感到没来由的抵触,连带着对门外那个引发友人变化的始作俑者,也不由抵触起来。


  “声烦大大,您老倒是给我开个门啊?”


  屋外的人恢复如常,完全没有了刚才和喻文州说话时的认真,他依然叫着夜雨声烦的笔名,无论黄少天纠正多少次都没用。


  “行啦,闹什么脾气呐?是不是二更写不出了?”叶修问道,他并不知道黄少天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还在试图从已知的情报中找到原因,“至少你先让我看看你现在写了多少吧?”


  黄少天依然没有开门,他还在和自己心里那股陌生的情绪争斗着。


  “……喂喂?夜雨声烦?”


  停顿了几秒,门外响起了叶修忽然温柔起来的声音,“黄少天?”


  紧闭的卧室大门被打开,黄少天站在门口,神情复杂。


   




tbc


————————




翔叶那篇会有的,今晚或者明天更吧……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