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周叶]笔与刀 上

清酌:



两发完结,别问我为何突然撸起傻白甜(x




农历十一月中旬,天寒地冻,第一场大雪纷纷扬扬,静谧地落在这座海滨城市里。


叶修一条来自北方的狼,差点在南方冻成狗,从头到脚,爱斯基摩人式穿搭,一身厚重羽绒服,圆润得像颗球,羊毛围巾紧锣密鼓,沿脖颈缠了好几圈,结结实实地遮挡了鼻梁嘴巴和下颌,再加一顶针织套头帽,全身上下,只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赤裸裸地露出来,与冬日冷空气做亲密接触。


街道两旁银装素裹,夜里一场大雪,将整座城市都覆盖得白茫茫,洁净得不染杂尘,映衬着高远的蔚蓝天空。圆滚滚的包子热乎乎的,被叶修揣在羽绒服口袋里,保温杯就没有此等好运,挂在口袋旁,晃晃荡荡地摇来摇去。


行程目的地近在眼前,叶修三步并做两步,跨进门去,顿时一片猫鸣狗叫,起此彼伏,糅合着收银女店员热情似火的招呼,“哎呦,叶先生来啦,穿这么多重不重啊,哈哈哈你是不是特怕冷,对呀昨晚老大雪,老板还在楼上呢。”


叶修随便寒暄几句,便迅疾地爬上楼,刚掏出钥匙,门就应声而开,暖意裹挟热空气扑面而来。周泽楷将叶修迎进门,上下一扫,噗嗤笑出声,还未有所表示,叶修便迅速打断道,“笑什么笑,我看起来就那么怕冷吗,告诉你,北方这时候,大家都这么穿。”


周泽楷果然不笑了,一张英俊帅气的俊脸,写满诚恳的信服神情,纯洁得叶修竟无言以对。


房间里温暖干燥,空调源源不绝地输送热风。周泽楷家里装修得精致,充分体现屋主人对日常生活的温情热忱。纯白天花板与深蓝墙纸遥相呼应,阳光从百叶窗缝隙间照耀进来,在卡其色木质家具表面,投射下微微颤动的条缕亮光。


趁叶修脱衣服的当,周泽楷准备早餐,打开保温瓶,向玻璃杯里倒两杯热豆浆,把肉馅包子从羽绒服口袋掏出来,干干脆脆地咬了一口。


周泽楷秉承医生的优良传统,早睡早起,作息规律。叶修就不同,侦探小说家哪有昼夜概念,要是灵感涌现,即便是做爱后疲惫不堪的后半夜,亦能毅力超群地从被窝爬起,噼里啪啦往电脑敲字。


叶修和周泽楷,生物钟差三四个小时,偏偏两人喜欢凑一起吃饭。等叶修送早餐,对早起的周泽楷而言,实在是甜蜜的折磨。饥肠辘辘,如影随形,不知是肠胃需求更大,还是精神需求更大,连人带早餐,亦不知是更想吃早餐,还是更想啃真人。


叶修脱光外套,便只剩一件白衬衫,外覆套头灰羊绒毛衣,从周泽楷手中的塑料袋里,掏出包子,叼在嘴里,模糊不清道,“小黑呢?”小黑是只活蹦乱跳的美国短毛猫,黑灰皮毛柔软顺滑,叶修特爱摸,摸起来爱不释手,文思泉涌。


周泽楷道,“屋里。”


叶修挑挑眉,“关不住吧?”


周泽楷一提这事就头疼,“嗯。”


周泽楷刚刚领养小黑时,它尚是一个乖巧可爱,聪明伶俐的好伙伴,但阴错阳差,自从被灵感降临的叶修紧紧圈在怀中,抵抗不能地被仔仔细细,彻彻底底,从耳朵,肉垫,肚皮到尾巴,轻拢慢捻地抚摸过一遍后,便不知被注入何等灵力,如有神助,不仅突然学会了开房门,还轻而易举地拿下了厕所门和冰箱门。


无数次,在周泽楷洗澡如厕时,小黑敏捷地跃起,啪嗒按住门把手,凭借重力向前倾,灵活地钻进厕所门缝,蹲在赤裸裸,或半身赤裸裸的周兽医身旁,严肃地并拢肉爪,幽深天真的圆溜溜大眼睛,紧张又好奇,密切注视着周泽楷的一举一动。


叶修在聆听完周泽楷断断续续的苦恼倾诉后,深感责无旁贷,打开微博,噼里啪啦,敲下一行字:“关于猫的未解之谜:人类厕所为何如此有吸引力?”


疑惑甫一发布,便评论转发无数,无数热心读者试图解答,最终某位女粉丝获得了最高点赞率,“看脸。”


叶修转头对周泽楷道,“知道劫匪怎么抢银行吗?”


周泽楷不明所以,估计叶修侦探小说灵感上头,便顺从地点点头。


“你上厕所时,把那个黑罩子带头上。”叶修总结道。


 


食物芬芳温暖,浓烈的肉馅香气,深深在房间中弥散。叶修吃饱喝足,浑身轻松,四肢摊开,懒洋洋地陷在黯红柔软布艺沙发里,一双幽深明亮的黑眼睛,喻着柔软笑意,暖融融地落在周泽楷面颊上。


周泽楷坐在叶修身旁,心无旁骛地吃早餐,偏头一瞥,咀嚼动作便骤然停顿,将肉包与豆浆扔上餐桌,脱掉暗格棉拖鞋,倾身凑过去。叶修愉悦顺从地倾身,两人便倒进柔软沙发。周泽楷膝盖顶了顶,卡进叶修双腿间,劲健有力的手臂,一只稳稳撑着沙发,另一只手环绕叶修脊背,将他上半身微微抬起。


叶修轻轻喘着气,环绕周泽楷脖颈,声调热切又甜蜜,炽热吐息落在周泽楷嘴唇上,酥酥麻麻,“想我了?”


周泽楷微微点点头,吮着叶修下唇。叶修的嘴唇凉薄柔软,色泽浅淡,情欲席卷时,微微地张开,将唇瓣拉扯出优美线条。叶修微微着仰头,瞧不见周泽楷的动作,只感受到年轻人微凉手指,撩起衬衣与毛衣下摆,从赤裸腰侧滑进来,轻轻抚摸脊柱。光滑的手指,与敏感部位的皮肤摩擦,激得他微微发颤,缩了缩,笑道,“哎呦……痒。”


周泽楷手指灵活修长,拿手术刀的医生,大多有一双平薄秀美的手。灵活的指尖微凉,在肚脐打转,绕到腹部,又滑向胸膛。叶修轻轻地呻吟,若有似无的喘息,丝线般柔滑,飘进周泽楷耳中,翻搅得他一阵阵地浑身发热。


周泽楷不蓄指甲,便用指尖轻轻搔刮叶修乳尖。肢体覆盖在衬衫毛衣下,周泽楷却想象得出,这光洁温暖的躯体上的每道肌肉,将如何收紧发热,指尖触摸到的每寸皮肤,将如何被每个细微动作撩拨,逐渐泛红,渗出薄薄汗水,在他手掌下抖动发颤。


纵便是想象,都旖旎得干柴烈火。叶修微微喘着气,将周泽楷拉低,迫切地深深地吻他。周泽楷口腔炽热,唇舌温度高,叶修灵活地舔舔戳戳,添油加醋,抿起双唇,吮吸周泽楷柔软的舌尖。


正缠斗撩拨得难解难分,周泽楷骤然垂头,那张英俊帅气,颜值爆表的脸,砰地向下撞去,下唇狠狠磕上叶修牙齿。剧烈疼痛袭来,瞬间刺激得他头皮发麻,眼泪汪汪。


周泽楷后脑顶着八公斤重物,勉强抬起颈椎,微微移开头,视线脱离叶修,整张脸沉重地陷进沙发。


柔软细腻的尾巴,持续不断扫过耳侧,后脑负重感前所未有地清晰。脾气温和,腼腆寡言的周兽医,首次清晰意识到,用新鲜味美的欧美猫粮放纵小·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黑,使它从温顺可爱的小肉团,变成彪悍雄浑的大肉球,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人间惨剧。


叶修骤然受惊,与周泽楷状态半斤八两,又被沉重地压着,半天喘不过气,奈何成熟稳重,恢复得快,笑眯眯地呵呵了一声,声调气定神闲,说不出地渗人,语句却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小黑啊,还蹲那干啥呢,厕所在那,不在你爹头上,乖,下来下来。”


那条柔软细腻的尾巴,扫过叶修面颊,又扫过周泽楷耳侧。后脑重量骤然减轻,周泽楷终于得以呼吸,微微撑起身,拯救了被紧紧压在身下,喘不过气的叶修。


叶修又道,“饱暖思淫欲啊。”


周泽楷郑重点头。


“白日宣淫,不好,不好。”叶修又道。


周泽楷深表赞同。


“你是不是该上班了?”叶修又道。


周泽楷点点头。


“小黑是不是该减肥了?”叶修又道。


周泽楷表示前辈所言甚是。


“我把进口猫粮都喂给楼下吧?”叶修又道。


周泽楷同仇敌忾地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251)

  1.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