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all叶】十五岁之前

此乐何极:

放弃治疗系列


困得眼都要睁不开了,终于把脑洞给填好了_(:зゝ∠)_


再累也要苏苏苏苏叶神


————————


喜欢上一个人,就想要了解他的全部。


 


将他的时间分成两半,一半中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影子。而另一半,则是只有他自己知晓的朦胧。


 


……


 


世邀赛结束,叶修卸下国家队领队的担子,在得到家里的同意之后继续在兴欣担任战术指导。


很平常的一个周末,叶修收到了一个由自己母亲转寄给他的快递。


 


“什么东西?”陈果探过头,好奇的看着叶修手里的那个不大却包装精致的纸盒。


 


叶修摇了摇头,动手拆开了纸盒,里面放了一个U盘和一张泛着薰衣草香的信笺纸。


 


打开纸张,通篇全都是英文,叶修在末尾署名处看到了一个对他而言并不陌生的名字。


 


Ernest·Alston.


 


将U盘插入电脑,打开仅有的两个文件夹中的一个,里面放的全是照片。上面的人也都是同一个人,瘦削高挑的身材,尚显青涩的脸庞,暖暖的笑意。


 


“我没看错吧,这、这是少年时代的叶修!”一旁来凑热闹的方锐此时惊的下巴合不拢,相片上看着完美的少年居然是眼前的这个叶修。这真是比喻文州突然手不残了还要惊悚。


 


“怎么,点心大大很惊讶?”叶修转过头,用手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方锐。


 


“是挺惊讶的,诶你别停啊,不是还有另一个文件夹吗。”陈果说,兴欣众人看完了相片,吵着要看另一个。


 


第二个文件夹打开,里面是一个视频。


 


点开第一个,出现了一个陌生人,金发碧眼,典型的外国人。


 


“这是谁?”苏沐橙疑惑,在她的记忆中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人,难懂是叶修在与她认识之前认识的?


 


“Ernest·Alston,我的……嗯,发小。”迎着众人逼问的目光,叶修无奈的说。


 


一堆不信的目光投来,叶修坐在座椅上换了一个姿势,“真的,没骗你们。”


 


还是不信。


 


视频里的外国人开始说话了,张嘴就是一长串英文,在场的人除了叶修和唐柔,其他的人都是一脸郁闷,听不懂。


“这他妈说的是啥,谁来翻译一下。”魏琛被叽里呱啦的鸟语弄的抓狂。


 


“一个自我介绍,就说他叫Ernest·Alston,摄影是他的爱好,所以现在要以自己的好友叶修为主角来记录下他的生活。”唐柔笑着说道。


接着视频里有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音色他们都很熟悉,就是说的同样是英语。


“Ernest,狗仔可不受欢迎啊。”穿着英伦学生制服的少年出现,用一只手挡住自己的上半张脸,嘴角挂着笑。


“胡说,我这是摄影家!”叫做Ernest的少年大声反驳,“修,你应该支持我。”视频里变的漆黑一片。


训练室里安静一片。


“老叶,这真是你跟那个歪果友人?”魏琛摸了摸鼻子,听了唐柔的翻译过后他总算是明白了,那个人还真是叶修,不过他怎么跑去国外了。


“如果说哥是专门从国外逃回来的,你们信?”叶修沉默了一会,还是决定说出来。


……




叶修在十五岁之前绝对是在家是个好孩子,在校是个好学生。




爷爷是商业大亨,外公是中央高官。这两家的联姻结果就是出生在这个家庭的孩子注定是含着金汤匙的。




叶修在一岁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去给常年旅居国外的祖父母,在那里他认识了同为世家子弟的Ernest,两人因为聊的多了久而久之就成了朋友。




一直黑着的视频又显出了画面。上面记录的地点已经换了,现在是在一间乡间小屋里。




窗外是一望无际的金色麦穗,微风轻拂,地面显出一片麦浪。




“这就是贝多芬当初看到的情景,啊,我觉得自己要成为一个音乐家了。”说话的是Ernest。




“音乐家?”坐在钢琴前的叶修拍了拍手,打开琴盖,双手轻轻的放在琴键上。他问:“Ernest你什么时候会弹钢琴了?”




“……不会。”Ernest被叶修掖了半晌,说的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修,你能别每天都这样打击我吗?”画面中的叶修更近了一些,可以知道Ernest应该是走近了叶修。




叶修笑笑,放在琴上的手有了动作。镜头给了特写,纤长白皙的手指,美妙的像是造物主特地眷顾而精心雕琢出来的,细细的指尖按下黑白的琴键,流畅而富有感情的音符从琴中源源不绝的传出来,静静的在小屋里回荡。




“美丽的田园,弹的却是‘悲怆’,原来你以前就是这样。”看到这里唐柔忍不住笑出声,她本以为叶修会应景的弹一曲田园交响曲,但没想到他居然选的是悲怆第三章。




“年轻,叛逆。”叶修用四个字总结了那时候的自己,眼里满是怀念,在钢琴声中他回忆起了自己早就遗忘的过去,那个时候的他生活还没有被游戏所占据,所以他在乎很多东西,也从来没想过将来的自己会是这个样子。话说起来,他那时还有个理想,好像是当一名钢琴家。不过因为家庭的原因,最后还是放弃了。




在钢琴声中,画面又是一切,现在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




人来人往,叶修走在前面一直在左顾右盼,突然他眼睛一亮,向着一家大型游戏店快步走去。




“这周你已经来了三回了,让你祖父知道的话……”Ernest没有说完,他相信叶修懂他说的是什么。




“所以你最好现在关掉你手上的机器。”叶修拿出一本电竞杂志翻了翻,转过身又去看了电子屏幕上公布的最近上市的新游戏。




一个对于兴欣众人而言已经无比熟悉的单词出现在显示器上,glory。




他们面面相睽,最后齐齐的将目光投向了叶修。




“叶修你就是为了这儿才跑回来的?”苏沐橙开口。




“当然不是,你忘了一叶之秋的号还是你取的名字。”叶修摆了摆手,放下手中的鼠标站起身,“你们要看就继续看吧,哥去趟一会。”




说完他就在训练室里的沙发上躺下,一只手盖着自己的额头,闭上双眼。




苏沐橙过去轻手轻脚替他盖上一件外套,然后回来接着看。




白皙到透明的指尖划过书面,只着白衬衫的少年终于从书柜里抽出一本原文书,靠着厚重的书架垂下眼开始静静的阅读。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亮了他半边脸,为他的侧颜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色。白瓷一样的肌肤上,纤长的睫毛留下了一层蝶翼般的阴影。




镜头慢慢拉远,将画面定格在这一瞬。




电脑前没有任何人说话,唐柔也没有继续翻译,她明白已经不需要了。




“我知道你喜欢游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可是你一走,就再也没回来过。”视频里最后出现了一句用中文写成的话。




献给我最好的朋友——叶修。




……




苏沐橙将视频发上了小群里,一会儿过后群里就一片沸腾。


沐雨橙风:我分享了[视频]


夜雨声烦:……………………不要叫我,让我一个人静静


鸾辂音尘:TAT叶神美哭我~为什么辣么甜的视频我硬是看出了忧桑的感觉,那个歪果友人好痴情~~~~~


风城烟雨:小戴你的脑洞……@生灵灭


生灵灭:我管不了她[拜拜]


一枪穿云:我会陪着前辈的!@君莫笑


石不转:周队爆字数了,小戴的说法不无道理


王不留行:今后不会再错过@君莫笑


索克萨尔:只要你需要,我就在你身后@君莫笑


大漠孤烟:还有下一个十年@君莫笑


一叶之秋:在我没打败你之前,你都不许走@君莫笑


无浪:还有以后@君莫笑


夜雨声烦:就是就是,你不是还有我嘛,上面那群人的话你直接无视就好了@君莫笑


……


沐雨橙风:[图][图]O(∩_∩)O~




两张图,一张是十五岁的叶修靠着书架低头看书的样子。一张则是刚刚照下的叶修的睡颜,闭着眼,睫毛微微向上翘成一个美好的弧度,放在额上的手轻轻张开,漂亮的指尖让人忍不住的想去触碰。




所有看到这张图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抬手伸向频幕,指尖与画面上指尖相重,好想真的这样握住他的手,再也不松开。




End



评论

热度(385)

  1. 藤下客此乐何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