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周叶]笔与刀 下

清酌:


试试看(x


Merry Christmas!


前文点我点我





周泽楷是宠物诊所老板,亦是诊所主刀医生。这位动物医学专业的高材生,家境殷实,业务娴熟,毕业不久,便拣选西湖畔某小区,开了家宠物诊所兼流浪动物收容站,治疗宠物疑难杂症,救助流浪动物。


诊所统共两层,宠物用品专卖,手术室与诊疗室,密密麻麻地挤在楼下,寄养室与私人寓所都在楼上。周泽楷偏爱柔和整洁的环境,纵便是满溢不锈钢冷光的手术室,亦整理得清爽。


诊所工作覆盖面广,若是阔绰人家,通常定期做健康检查,大部分顾客,是来打疫苗,做绝育的。周边中小学生,更是流浪动物救助站常客,爱心泛滥,到处搜刮尚未断奶的野生小嫩猫,一箱一箱地送来寄养。


周泽楷照单全收,热心照料,顺便注册了公众平台,定期推送领养信息。他沉默寡言,发微博亦秉承个人特色,言简意赅,字斟句酌。微博热度不高,只在本地流浪动物救助圈颇为有名,毕竟周医生颜值高,技术佳,形象出众,英俊男医生热心救助流浪动物,这画面太美,热心女粉丝表示心潮澎湃。


领养时常遇到瓶颈。毕竟微博救助圈里,翻来覆去都是熟面孔。周泽楷一苦恼,眉峰便微微聚起,远山般蹙着,睫毛垂下来,覆盖着浅褐眼珠。叶修观察力何等敏锐,一见这表情,便知道恋人有心事。


周泽楷情深意切,体贴内敛得很,不爱用负面情绪骚扰叶修,千万般柔情蜜意都不够,哪敢随便发牢骚,蚌壳般紧紧闭着唇。叶修机智灵活,手段花样百出,周泽楷不愿吐露,他亦不勉强,外套一脱,皮带半解,衬衫褪到手肘,赤裸裸地露着白皙肩膀,映衬黑漆漆的发丝,圆润挺翘的臀部若隐若现,隐匿在松垮垮牛仔裤里,一言不发,便倾身吻上去。


周泽楷什么都受得住,就受不住叶修撩拨,理智摇摇欲坠,亲几下就无暇他顾。妖精打架,四肢热切纠缠,扩张做得仓促难耐,彼此都迫不及待,叶修白皙修长的腿,被他架他肩膀上,顶撞得直摇晃。微哑的喘息呻吟声,讨饶服软声,调子痛苦又甜蜜,往周泽楷烧得劈啪作响的情欲上浇热油。


紧窒高热的体内,混杂润滑剂与体液,湿润地包裹他,摩擦他,吮吸他。快感累积得高耸,潮水般汹涌,意乱情迷,视野无限地收缩,只剩叶修汗湿发热,被情欲炽成红潮的面颊,墨黑湿润的眼睛,与润红微张的唇瓣,在情热侵袭中不断颤动。


浓情蜜意地滚一圈,周泽楷饱餐餍足,凑到叶修眼前,柔情似水的浅淡视线,寸寸在叶修脸颊扫过。叶修红潮与汗液尽褪,侦探小说家的精准大脑恢复运作,无声无息地展开心理攻势,“爽?”


周泽楷热切点点头。


“嗯。”叶修高度评价道,“不错,我们观点一致。”


周泽楷面颊发热,凑上去,默默亲了叶修一口。


“忙就跟我说,”叶修懒洋洋道,“最近放假呢,没工作,没签售,没宣传,闲得很。”


“不忙。”周泽楷摇头诚恳道,困扰他的确实不是工作量。奶猫三个月左右,是最佳领养时期,不怕生,适应力强,适合改变生活环境,再大些,换主人时容易产生被遗弃感,再领养,就不见得温顺亲人,恐怕惹得领养人不满。


“哦,我知道了。”叶修亲了周泽楷一口,伸直手臂,在床头柜摸索道,“你手机呢?”


周泽楷默默倾身,将手机递给叶修,“做什么?”


“转发微博,”叶修道,“这两天手机记得开机啊。”


 


叶修捧着周泽楷手机,挨个把周泽楷所有领养微博,统统转发了一遍,一条不漏。消息不出所料地脱离本地流浪动物救助界,野马脱缰,被全国侦探小说界轮了一遍。


叶修是大名鼎鼎的作家,实名认证,粉丝百万,微博曾经空空荡荡,零原创零点赞零收藏,如今放眼望去,除了赤裸裸的“转发微博”四字,与周泽楷的微博主页,可谓一模一样,二模不差。


媒体浮想联翩,记者热情似火,周叶真爱粉丝团呼声渐涨,领养电话源源不绝,周泽楷心满意足。没过几天,叶修在接受网络采访时,热心记者便提问道,“请问您和周泽楷医生是什么关系?”


叶修瞧瞧身边的周泽楷,周泽楷瞥一眼屏幕,明亮浅淡的眼珠,温情期盼地望过来。


叶修向周泽楷笑笑,心下意会,对记者循循善诱,“你猜。”


记者抓心挠肝道,“不敢猜啊,叶神高抬贵手。”叶修玩弄记者于股掌之间,是媒体出名的,采访时得小心谨慎。


叶修啧啧道,“这点想象力都没有,怎么当记者。”


记者抓心挠肝,“给点提示呗?”


叶修意味深长,“比如转发微博。”


记者无言以对,“叶神,别玩我了,来个有爆点的吧。”


叶修摸下巴,“这话怎么说。”


记者痛心疾首,“粉丝呼声那么高,您就给个准吧。”


叶修顺水推舟,“感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屏幕对面瞬间没回音了,半晌飘来句,“……卧槽?!”


 


周泽楷换好白大褂,帮叶修裹上围巾羽绒服,双臂环抱他,两人柔情蜜意地又亲热一阵,才晃悠悠下楼。冬日阳光和煦明朗,从诊所玻璃窗照耀进来,暖意融融,给整间诊所覆盖淡金色轮廓。海滨晴空深邃,丝缕飘荡的白云间,透出浓郁的蔚蓝色,映照街道一片白雪皑皑。


叶修思维高峰期在半夜,早晨无心推理构思,只好取出一阶逻辑,试图解决一些著名逻辑问题,方便锻炼思维。周泽楷坐在听诊台前,检查源源不绝的病例。稳健手指圈住猫猫狗狗,轻轻按压,翻来覆去地折腾,检查完毕,将动物交还主人。


周泽楷动作娴熟稳健,一气呵成,看得叶修情不自禁,回忆起被周泽楷煎鱼般翻来覆去,前拗后扭的模样,忽然略感耳热,被摆弄感与羞耻感,裹挟微弱情欲,蓦地涌上脑海,烧得叶修脸颊发烫。


最近脑洞真大。叶修自我评价道,将注意力转移至书本。数字,符号,集合从字里行间满溢出来。被摆弄就被摆弄,周泽楷愉快,他亦愉快,随性洒脱,销魂蚀骨,毕竟不是忸怩的卫道士,而是恋人间缠绵似水。


困倦逐渐袭来。叶修昨晚灵感上头,整夜没睡,熬到凌晨,思维依旧高速运转,睡不着,随便凑合躺了会,便带早餐来了诊所。现今裹在羽绒服里,陷进柔软舒适的灰白格布艺沙发,阳光暖融融,诊所又温热暖和,紧绷的精神逐渐放松,睡意便水滴石穿。


半睡半醒间,感觉周泽楷来到身边。劲健有力的手臂,环着叶修腰侧,将他拥入怀中,姿态轻柔又温情,周泽楷细薄双唇,温热地贴上眼睑,轻轻拨弄叶修的睫毛。叶修困得眼皮直坠,尚存点清明,笑道,“周医生……有劳有劳。”


周泽楷噗嗤一笑,微微转身,叶修伸手揽着,被周泽楷背起来。温柔低沉的声音,直钻进耳膜,“昨晚没睡?”


“嗯。”叶修模糊不清道。周泽楷后背宽敞,鼻尖充斥清爽洗衣液香气,浓郁地包裹着他。


“不好。”温柔低沉的声音又响起。


叶修声调模糊不清道,“专注工作……养我男朋友。”


周泽楷噗嗤一笑,肩膀微微颤动,又复归稳静,“能养你。”想了想又添一句,“养很久。”


叶修没有回声,似乎已经睡着了。


周泽楷姿态极轻柔,小心翼翼推开卧室门,将叶修背进宽敞大床里,替他脱了鞋袜羽绒服,捻好被子,将双唇重新覆上叶修眼睑,逐渐移动,又亲吻叶修鼻梁面颊。唇齿间触感温热柔软,充盈微弱香烟味。叶修睡颜静谧又安稳,仿佛消解了忧愁烦恼,眼角眉梢,只剩温柔线条,微微地舒展。


因为是如此热切温情地相爱着,所以共同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是最好的时光。面临着的难耐苦痛,亦会逐渐酿成甜美醇酒,成为岁月温柔的报答。






评论

热度(249)

  1.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