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谣(all顾 师生同居paro)第二十七章

一直在等大鱼:

#今天泡了个脚=w=好爽~回家就是舒爽~~#


#待会儿给你们讲一个悲伤的关于我脚上冻疮的笑话……#


#本章之后弦哥又要暂时下线了,不要太想他哦~#


#今天整理明信片,看见好多漂亮的明信片好开心wwww【可是没什么人让我寄,sad#


#感冒好像又来闹……今天开始嗓子痒_(:з」∠)_#


#希望大家阅读愉快wwww#


#目录:http://fly113104.lofter.com/post/2cecbe_17cda7b#


 


被陈医生拉着做完身体检查回来的顾飞莫名发现气氛有点微妙……什么情况?


顾弦倒是神态自若地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做他的树干。


顾飞黑线着拒绝。


顾弦也不在意,自己在椅子上歪得自得其乐,直到顾飞看不过去来当他的树干。


旁边的公子突然向顾飞伸手,要求牵手,御天更直接,抢了顾飞一只手了事,漂流默默夺走,闹得御天跟他怒目而视。顾飞搞不懂这一个两个都是怎么了,怎么回事,今天是世界撒娇日吗?


陈医生看着想笑,结果被一群在争夺主人宠爱的小动物们一起怒目而视……不行,这个场面更好笑,虽然对待主人的时候互相都是敌人,但是有了外敌的时候一定要一致对外什么的……


没等陈医生继续在心里完善形象已经接受了顾飞丢过来的包袱:“你帮我给这群小鬼也做一下身体检查,然后拜托营养师做一份菜谱和我的一起寄给我。”


“……你跟他们几个住在一起?”顾弦突然问。


“啊?嗯。”顾飞点点头,笑,“我家的孩子们……”目光下意识从公子身上顿住一下,然后掠过去继续笑,“都很可爱吧?”


“……是挺可爱的。”顾弦脸上突然闪过一丝不明的笑,然后转头看着公子他们,挑衅地笑:“孩、子、们?”


反正他从来没打算跟谁联合,因为这场战役当然只能有一个胜者。


胜者为王。


公子脸上一下子冷起来,旁边的临时战友们都吓了一跳……等等公子的这个表现……???


御天跟漂流几乎到了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什么。


顾弦侧过脑袋在顾飞的脖颈上轻轻蹭了两下,声音闷在顾飞的脖颈里:“我也要跟你一起住!”


顾飞无奈地推推他的脑袋,行么,推不动。


“你干嘛呀……别想了,跟我住,整天呆在那平时我不在都没个人帮你端茶送水你能忍?行了,洗洗睡,别说傻话了。”


顾弦不开心,啊呜一口咬在顾飞的脖子上,然后看着周围一圈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以后突然就开心了,摸摸顾飞的脑袋告诉他早去早回。


顾飞在想顾弦今天受什么刺激了,画风转变得好突然,他有点措手不及。


顾弦表示是受到了“我喜欢的人同居了而同居的对象不是我”的刺激啊。


 


陈医生观看着这边的事,不知为何很有兴趣,还提醒顾飞要小心小型幼崽,因为幼崽说不定哪天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就长大了呢,到时候啊呜一口把你吃掉就谁都救不了了。


顾飞以为他在说公子,尴尬地敷衍过去了,不过心怀着就算幼崽长大也打不赢他没关系的想法。


不过只要能吃掉就行,谁规定一定要靠武力了?


 


顾飞回顾家本来除了医生的事,还想带公子去见见他家出的唯一绝无仅有的大数学家阁下,让他跟他聊聊说说人生什么的,但是昨晚发生了点意外,顾飞不想给公子一种他有机会的错觉,所以决定算了,但是还是拿了数学家出的题和当年用过的学习资料打算回去给公子玩。


所有的。


嗯,就是说所有的资料。


所以回去以后公子拿到资料时候的那个表情简直看得顾飞腿发麻,开始后悔自己多事……可是公子笑得那么高兴也很少见啊!……算了,一次两次的话……也没什么关系吧?


 


不过顾飞不知道,这种若有若无的纵容更加让人陷进去。


更何况是本来就喜欢他的人。


 


然后的日子就平静平常地过着,顾飞如果时间有空,就给他们每个人按照自己的食谱做菜,因为他们都还在成长期,每个人的身体状况都太容易发生改变,所以营养师并没有按照他们的身体状况制定详细的菜谱,而是按照他们身体中不足的营养方面稍作补充,基本还是列举一些他们这个年纪对身体好的东西,甚至送了顾老师一本食疗食谱。


所以说那些孩子们其实身体状况都差得不多,只有细微处才有差异,顾飞基本调配一下,还是能基本保持孩子们营养的。也只有在实在没事干的时候才会做出五个人五种菜色这么无聊的事。


公子的成绩依然名列前茅,而且让老师们最诧异的是他居然真的开始认真了,一天到晚手上拿着什么反正英语老师看不懂的数学题,或者是在看不知道什么文的原版小说,生生一副比原本就很学霸样的剑鬼还要狠的学霸样。


而作为一对好朋友,剑鬼的表现就更让人看不懂了,一向刻苦认真的剑鬼居然会时不时晃神,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但问题是他成绩也没下降,由此可知,剑鬼也其实是公子等级的妖孽,大概是为了不要太伤害他们所以平时才装得好好学习的样子吧?不愧是剑鬼老大!


老师们很担心他们两个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找他们谈了好多次都说没事,成绩又不见下降,连想找家长谈谈也联系不上。


终于在一次老师们共同的谈话之后,公子找剑鬼说了:“我们也谈谈吧?”


 


这些时间过去了,公子要再说不知道剑鬼喜欢顾老师那就是他已经傻成了这样。


公子不只是知道,他甚至比剑鬼本人都还要清楚剑鬼把目光投注在顾飞身上的时间有多长。


朋友那么多年,没喜欢的人重要?这么多年难得喜欢一个人所以就把朋友抛掉?公子觉得似乎这两个事情不能放在天平的两端做比较——既然放弃哪个都不会开心,那不放弃就好了——自我主义代表性人物公子这么表示。


“——烦死了!一个大男人一天到晚一副春愁少女的表情,你自己不尴尬吗!”


剑鬼显然没想到公子的开场白一上来就是这个。


公子白他一眼:“喜欢就去追!在那纠结什么配不配什么我也喜欢他的,你是女人吗!”


剑鬼一惊,第一时间没去发怒,而是羞愧,“……你发现了?”


“废话!你以为我傻得跟你似的?”


“……不生气?”


“好像我生气你就能不喜欢了一样。”


“我没打算……”


公子一把打断他的话:“那就去打算!跟老子喜欢上一个人你又不欠我的,而且虽然我一点都不觉得完美如我会有追不到的人,不过我还是觉得……”公子笑着看他一眼,“要是输了的话,我只接受输给你啊。”


剑鬼楞一下,半天笑了。


两个人的拳头在半空中轻轻击在一起。


“……说起来今天打得比平常重啊,你是因为我前面说你不像个男人在报复我吗?”


“错觉……说起来提醒我了,我现在可以打你吗?”


tbc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