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又轮回(五十三)

雨打竹枝_沉迷瑟瑟不可自拔:

五十三、梦入魂,候三千晨昏


笛声沉寂,霓凰通红着眼眶,第一个出声:“……林殊哥哥……”


她这一句仿佛打碎了凝固的空气,几个震惊激动到失语的汉子也忍不住纷纷叫嚷出来。


“少帅!”


“宗主!”


“苏兄!”


飞流一脸得意,随手把笛子往蔺晨手里一塞,噔噔噔跑到林苏旁边,脸上写满了“是我先发现的!”“苏哥哥夸我夸我!”


林苏笑着虚拍两下飞流的脑袋,柔声夸奖他:“我们飞流最厉害了。”


飞流立时笑弯了眼睛。


在场只有飞流能听见林苏说话,让他传话又颇为不便,是以林苏也未作什么长篇大论的抚慰劝诫,只微笑着任众人拥上前来对着飞流问东问西,然后用尽量简短的语句回答,由飞流转述。


不是孤魂野鬼,投胎转生了。


投的人家很好。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亲人俱在,幸福美满。


不能久留,只是回来看看你们。


这次一定长命百岁。


放心,我很好。


话说的有真也有假,真的占多数,不过假的也不怕说,随口就来,毕竟不管林殊还是梅长苏,一直都是说瞎话的行家。


景琰做的,不关我事。


我没逃学。


书都好好看了,没出去玩。


将一位谁也想不到的人送上宝座,才显得出我麒麟的本事。


我本来就很会和动物相处。


家父梅石楠。


我要是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信心。就不会向你要求出征了。


……


还有最近的一句,等回来了,我有话跟你们说。


这一句,他自己也不知道算不算真话,一来他没把握一定能醒过来,二来……他其实还没考虑好要跟蔺晨和林殊说什么。


只是眼前黑暗的那一刻,胸口涌动着某种想要一吐为快的情绪,对于他这个隐忍惯了的人来说,有一点新奇。


所以忍不住脱口而出。


想到那个还在等着他醒来的蔺晨,林苏不由得侧头,不知第几次地瞥向远远站在人圈之外的,这个他认识了更久一些的蔺晨。


蔺晨没过来,只是目光看向这个方向,看着飞流旁边,眼神有一点散,像是在出神。


于是林苏转向飞流,轻声道:“让哥哥姐姐大叔们去休息吧,苏哥哥想和蔺晨哥哥聊聊天。”


围在墓碑前的一圈人恋恋不舍地散去了,有的虽然走开了,但还是停在稍远处向这头眺望,尽管他们什么也看不见。


见飞流过来了,蔺晨对着他身旁的空处点点头,一笑:“可回来了……虽然我本以为还要更晚一点。”


初被飞流拉来时的激动似乎已经从他身上褪去,可是这话也说得太过理所当然。林苏一怔:“你知道我会回来?”


他也顺着用了“回来”这个词,因为就他目前所见的一切,这里越来越不像是一个梦。


可若不是一个梦……他吹笛表明自己存在的任性做法,是否会揭开那些因他离去而悲痛的人心上,已经渐渐愈合的伤疤?


“不太确定,但是我在等。”蔺晨平静地回答。


林苏忽然有些不太想知道答案,但他还是问了下去:“等什么?”


“当年你非要吃冰续丹,我拦不住你,又不想你死,最后那段时间真是绞尽了脑汁,”蔺晨语气很平淡,“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在你咽气前给你喂了另一种药,名叫‘梦入魂’。”


“‘梦入魂’是一种假死药,生机将绝之人服下,可以假死保持身体完好不腐,可是除了身体完好这一点之外,呼吸心跳等生命迹象确实是断绝了的,与真正死亡无二,甚至医书上根本没有记载过使用‘梦入魂’假死后再复生的病例,但我真的没办法了,长苏,那时候我想,三个月太短,我找不出救你的办法,那三年呢,三十年呢,我总能找到的,那已经是我那时唯一能做的了。”


“我把你带回琅琊山,没有下葬,一直在找让你活过来的办法。”


“可是这时候,却发生了一件事。”


说到这里,蔺晨忽然停下了。


他脸上浮现出一种十分奇特的神情,像是……拼尽全力握紧一根救命稻草的人,眼睁睁看着那根稻草以缓慢但绝不停顿的速度,慢慢断成了两截。


明知道那根稻草救不了你,但是看着它断了,还是会恐惧。


一种冷漠的绝望。


林苏慢慢地问:“我的……尸体,出问题了吗?”


飞流没有转达这句话。


少年神色不满,看起来十分抗拒把“尸体”这个词和他的苏哥哥联系起来。


蔺晨却像听见了似的,接着他说了下去:“你这么聪明,肯定猜到了,对……你的尸体,对,尸体……它在保持了四十九天不正常的完好无损后,开始腐坏了。”


林苏轻轻打了个冷颤。


他几乎能想象到蔺晨的反应。


他突然剧烈地痛恨起了自己——不管是生时自主的选择,还是死后无法控制的情况,他竟然让蔺晨两次经历由看见丁点希望光芒,到一步跌落绝望深渊的过程。


他从未想过……从未想过要这样伤害这个最好的朋友,最体贴的知己,现在或许还是……最亲密的情人。


可他确实在伤害着,在每一次不经意中,在每一次不得不中,在每一次无可奈何中。


只因他从来不说,于是他也从未在意。


“我那时……”蔺晨低了低头,调整了一下呼吸,“……真的是慌了,完全不知所措……幸好你还有个好朋友,刚好在我最害怕最绝望的那两天,赶到了琅琊山。”


“苏竹枝那死小孩儿,虽然离家出走,到底也是无方殿出身,偏门的东西比我多知道那么一些,细细查问了我给你用药的情况之后,终于明白了问题所在。”


“是冰续草——梦入魂这种药单独作用的话,效果确实会像我前面说的那样,但是和冰续草的药性混合,却会变成另外一种奇药,他说,叫作‘三千轮回’。”


“这种药具体效果未知,在无方殿的札记上也只有简短记录,据说是服用过此药之人,在去世八年多以后曾经离奇魂归故里,与故人相聚。”


“后来有有心人细心查访,确认所谓‘八年多’并非年数不整,而是按天数算来,正正好好的三千天。”


“我一直在等那三千天走完,没想到你会提前回来。”


“今天是你的忌日,如今你是走了四年了,算天数,是一千四百六十天。”


“对我来说算个好消息吧,或许再过一千五百四十天,我还能再见你一面。”


蔺晨侧过头,看向远处山岚间渐渐透出的一缕晨光。


“现在,是第一千四百六十一天了。”


“欢迎回来。”


“我很想你。”


TBC


本少侠不要脸地刷个存在感……对的,就是司空辰的师弟阿苏他们半路吃饭遇到的那个苏少侠(*/ω\*)


手机不好搞链接,苏少侠和阿苏相遇的故事有一个单独的小短篇,想看的同学可以到蠢lo的归档翻一翻,叫竹枝词,和这篇的剧情不连接,有出入。


以及……别看我!既然阿苏投胎了那么前世注定be注定满地是刀啊!我,我开始没想写前世的毕竟本着发糖的心可是……可是我觉得对前世的少阁主不公平!!至少要给他一个交代!


阿苏没心没肺地跟人家当知己当了十几年,又重头活了十几年才知道人家喜欢他,而在他亲情爱情双丰收的时候有个人还在他已经看不到的地方为他苦苦煎熬……哇的一声哭出来


或许蔺晨对长苏是不求回报,他那样的人,喜爱就是纯粹的,这一点上,像足了飞流。


可是从“谁认识林殊”上也好,从“我知道我可以”也好,从“随便吧”也好,我们还是能窥见一点点别的东西。他生气,他无奈,他妥协,他永远争不过阿苏,但就这一点点,我想为他争一个交代。


到底意难平。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