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他朝两忘烟雨里【章二】

H.L:

写在前面:


  圈地自萌 一切与真人无关。


  Ps:小伙伴你萌有没有看胡歌歌的小破球啊 穆帅简直可爱死了啊 腹黑傲娇毒舌受什么的 又苏又软萌啊 胡子拉碴也是好看啊 这属性简直了 直戳我心啊


  艾玛 为什么没有粮啊啊啊啊 好想写篇文来调戏调戏穆帅啊 


  哈哈哈 那么问题来了 求问谁能攻略的了穆帅啊 拉郎还是水仙啊 啊啊啊 我感觉我脑容量又不够了 


  别介意我又话唠了 哈哈哈 


  感谢阅读 么么哒


  


 


  生活似乎并没有因为俩人的邂逅而改变什么,朝九晚五的工作状态依然填满了胡歌大部分的时间。


  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里,哪怕用宽松的范畴来定义,他也实在算不上是一个十分耀眼的男人,小时候太过于平凡的成长历程,长大后太过于平凡的工作环境,周围的一切都一如既往的平板甚至无趣。


  人生世事,凡人本该如此相同,但他偏又如此不同。


  他有着一副很是漂亮的皮相。


  这是一个与生俱来的加分项,以至于在他的身边也从不缺乏才情兼备面庞出色的女人,亦或是男人。逢场作戏的有,情真意切的也有,在大部分情况下,他并不拒绝与喜欢他的人交往,成年人之间的感情界限划得清晰而冷静,点到为止,各取所需,不过如此而已。


  也因此,吴磊所谓的追你一说,在他看来,不过是尚处于叛逆期的年轻人一时兴起的孩子气。


  他本无所谓在意。


  却偏偏狠不下心去回应。


 


  暗青色的天空下,丝一样的细雨密密麻麻的笼罩着整个城市。


  胡歌抬起头来,忙碌的时候不觉得,停下来才发现早上还晴朗的天色此刻已然布满了乌云。公司的窗户隔音实在太好,倒是完全听不到外面啪嗒啪嗒的雨声。丝线化成水滴砸在上面,剪断了串的珠子似的,连续着,不间隔的晕开大片大片的水花,最后又像溪流一般,沿着玻璃墙面一路蜿蜒,直至消散不见。


  微微愣神的空档,外面已经有同事张罗着凑份儿定外卖,调侃扯皮的声音夹杂其中,唧唧喳喳的,倒是好不热闹。


  垂下眼眸笑了笑。


  原来,要一个沉闷的办公室活跃起来,有时候,仅仅只需要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而已。


 


  “胡总。”


  新任职的助理是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每每敲开胡歌办公室的门之后,总会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乖巧讨喜,人畜无害,一脸朝气蓬勃的样子。


  “打扰您。我来请示一下,您看今天中午,需要帮您订餐吗?”


  胡歌没有马上回答,或许是太过繁琐的工作积压在一起忙碌,以至于他的思绪有些散乱。抬头看了看眼前眉眼弯弯的小助手,恍惚之间,他却突然有些想念另一个唇角带笑眼眸清澈的小孩子。


   “不用了。”收回发散的思绪,胡歌轻轻揉了揉疲惫的眉心,桌面上堆积的文件让他很是无奈,“帮我倒杯咖啡来吧。”


  “工作狂也得要吃饭吧。”


  少年特有的清亮嗓音,推门进来得刹那便雀跃着打乱了两人的对话。


  胡歌被吓了一大跳。


  “胡总,”小助理最先反应过来,笑眯眯的打量着来人,“您这是弟弟还是儿子?”


  女人的八卦心真是不分年龄…


  胡歌抿了抿嘴角,开口打发人出去:“请帮我倒杯咖啡,谢谢。”


  “好的。”


  “有牛奶吗?”吴磊突然侧过脸来朝着助理笑了笑,清俊明朗的面庞上那两颗黑珍珠般的大眼睛认真又温柔,漩涡一般要把人的魂魄给吸了去。


  “如果有的话,麻烦把咖啡换成温热的牛奶,或者,直接换成温水也可以。”


  “啊…好的,请稍等。”瞬间羞涩的女孩子有些手足无措,甚至没有询问顶头上司的意见,便急匆匆的推门而出。


  叹了口气,胡歌有些无奈。


  “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呀。”吴磊回过头对着他笑,开口的语气温柔到不行“楼下咖啡馆捡到了你们公司的面试单,而且门口的姐姐又忙着跟男朋友打爱心电话,很轻松就放我进来了。”


  “是吗?”身体轻靠向椅背,胡歌看他的眼神明显不信任,“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公司地址?”


  “就那天,我顺便给你的手机开了定位。”少年耸耸肩膀,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无视了胡歌带了怒意的眼神,自顾自的把凌乱的桌面收拢出一块空位。


  “我来做一回贴心小棉袄。出门有些匆忙,还是忘记了给你带喝的,不过别担心,下次我会记得。”


  边说边把椅子拉到胡歌的身旁坐下,然后从背上的双肩包里拿出来几个保温饭盒,荤素搭配,四菜一汤,冒着暖和和的热气。


  “先尝尝看,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你说了我再改进。”


  一切都忙活完了之后,吴磊好像终于意识到了男人并不太稳定的低气压,侧过身子一手托起下巴,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不要生气了好吗?”


  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近,吴磊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胡歌裸露在外的肌肤之上,他的身体甚至因此而有了一瞬间的僵硬。


  “我没生气。”微微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胡歌拿起筷子:“下这么大雨,你瞎跑什么?”


  “因为我想你。”


  “咳咳咳…”胡歌差点一筷子戳死自己,“吴磊你你你…你别拿你撩妹的那套对付我。”


  “先喝口汤,”吴磊把汤碗推到他面前,又轻轻拍着后背给他顺了顺气,“只是听到了女孩子的讨论,下雨天给喜欢的人送好吃的,也很浪漫不是吗?”


  要命。


  胡歌觉得自己咳得更厉害了。


  助理送来的牛奶恰到好处的缓和了办公室里诡异的气氛。


  胡歌端起来猛灌了几口方才平复了胸膛里那颗澎湃着的心脏。


  “你吃了吗?”他不自然的转移话题,“一块吧。”


  “我吃过了。”吴磊对他扬着嘴角,任细碎的光芒闪耀在他的眼睛里,问得雀跃又欣喜,“好吃吧?”


  的确是很好吃的,胡歌诧异于吴磊居然对他的口味喜好拿捏的如此准确。若说是凑巧,偏又给他一种有备而来的预谋感。


  他微微皱起眉头。


  “你不喜欢吗?”


  罢了罢了,暗暗感叹自己真是无处不在的阴谋论。胡歌看了看吴磊,小孩子毫不掩饰的失望让他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怎么会。”胡乱的摇了摇头,胡歌放松下来细细品尝面前的食物,口齿间带了些不清晰的回复着“很厚吃。”


  吴磊也不再多言,只专心致志的托了下巴看他吃饭,两人之间,一个吃,一个看。倒让胡歌如临大敌,小心谨慎的跟午餐较起了劲儿。


  “你这里…”


  吴磊突然向他凑近了些,修长的手指轻轻伸展。


  太过于亲昵的呼吸之间,胡歌全身紧绷瞪圆了眼睛。


  近在咫尺的指尖瞬间停顿。


  这算什么?


  炸了毛的小奶猫吗?


  这么想着,吴磊更是噗嗤笑出了声来。伸出的手指变抚为扶,牢牢的握紧了男人的肩头。


  一点一点,慢慢慢慢的靠向他。


  唇瓣相合的时候,胡歌只觉得嗡的一声,脑子里仿佛有烟火炸了开来。


  那道白光一闪而过,只觉万籁俱寂,默然无声。心脏跳跃的频率像是上了发条的玩偶,而他甚至紧张到一动也不敢动的地步。


  并不是太过深入的一个吻。


  少年柔软而湿润的舌尖甚至没有滑进他的口腔,只不过轻轻舔舐了他唇角沾染的汤汁。


  悸动的感觉却已游遍了他的周身。


  “嗯…”吴磊撤回身体坐了回去,舔了舔嘴角又对他笑起来:“我觉得味道也不错。”


  你大爷。


  胡歌面色绯红,暗暗叹息。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这简直就是典型。


 


  吴磊回学校是胡歌开车送的。


  一路之上也并没有想象中的拘谨,孩子气的男人反而更像个同龄大男孩。大男孩和小大人之间的交流,意料之外的谈得来。


  胡歌的心情应该是很好,在他身边整个人似乎都处在了不设防的状态,等红绿灯会拿手指轻轻敲击着方向盘,聊到开心的地方也是笑容明媚毫不避讳。


  倒真真像个孩子一样。


  吴磊侧过头来看他,男人的脸上仍然留着笑容未褪的痕迹,嘴角向上弯曲着些许的弧度,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细密的睫毛在空气里打颤儿,鼻梁高挺而秀气,轮廓坚毅却又透着柔和。


  古人说,嫣然一笑百媚生,现在看来,也并非完全形容女子。


  美人总是相似的。


  他忽然有些沉溺在他的笑意里。


  晃神般,一时间安静下来。


  胡歌眨眨眼睛,微微侧了侧脸颊朝他打趣:“嘿,少年,我的脸有这么好看吗?”


  吴磊笑了笑,伸出手来轻抚过男人漾起笑纹的眼角,他的目光温和而专注,指尖与肌肤的碰触温热里又好似夹杂了莫名的潮气。


  总是让人心痒难耐。


  “哥,你别这么紧张。”感受到胡歌再一次僵直的身体,吴磊却是陡然间笑出了声来,珠贝般的牙齿明晃晃的闪在眼前,仍是那份孩子气的张扬。


  “谁…谁紧张了…”胡歌抿了抿唇,反驳的语气不太有气势“那是天气太热,我都要出汗了。”


  “好。”少年拉长了音调回应他,温温柔柔的,宠溺的意味蜜糖一般将他包裹起来。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


  “哥,”吴磊打断他的话,望着他眼睛刹那间星辰暗涌,“我说我喜欢你,没骗你。”


  “不许把你泡妹子的招数用我身上!”胡歌恨恨地揉了一把吴磊颇为柔顺的头发:“你呀你,你们大学就是闲得吧。没事你别跟个小姑娘似的读那些乱七八糟的少女读物,好好学习,多看点有用的书,将来国家还等着你们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呢,你就这样,你……”


  “好啊,道理我懂,但是,你这个样子,我会以为你在害羞。”


  “闭嘴!”


  好吧。


  吴磊耸耸肩,扬着两个酒窝,神色无辜,好脾气的点头附和。


  简直了…


  无声胜有声。


  胡歌一口气闷在了心里。


  你大爷!


  臭小子,有完没完!


  


 

评论

热度(103)

  1. tsuyoshiH.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