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ALL叶】荣耀世界 62

千万别催我:

【荣耀世界目录】


#脑洞大到收不住,决定开坑,只为苏苏苏叶神


#ALL叶,主韩周王喻黄伞君一叶-->叶神


#现代玄幻,私设如山,感觉比起感情戏可能背景设定字数更多?



 


62 夜空


夜色沉地很快,他们依偎悬浮在空中,在与月亮很近很近地方。


没有人再说话,但气氛却很融洽,叶修看风景,身后的人看他。


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修的侧脸,贪婪地描绘着叶修的轮廓,目光恋恋不舍地在他眉眼、鼻尖、脸颊、双唇,甚至修长的脖颈上游曳,他在美丽月色中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那只魔鬼。


 


男人伸手试探一般在叶修的发丝间划过,得到默许后一下一下抚摸着,然后他缓缓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凑近了。


他们相互贴近,坐在长长的扫帚上,以月亮和繁星作为背景,在天空中留下一道剪影。


叶修以为他想接吻,抬眸静静地看着他,那双眼睛比夜空更深沉比繁星更美。




但他没有。


他捧着叶修的脸,垂眸看着叶修的唇,他们离得极近,彼此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打在鼻尖与嘴角,但最后他却偏过头,只是在叶修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温柔却不暧昧的亲吻。


他伸手将叶修紧紧环进怀中,闭上双眼不让眼中的情绪流露出来,感觉到叶修明显地迟疑了一下,还是缓缓抱住了他。


 


为什么要这么温柔?真是犯规。


感受到那个拥抱的瞬间,他几乎就要丢掉理智,抛弃已经刻入本能克制,去掉所有伪装。


 


他心中住着魔鬼,这头魔鬼却爱着叶修。


 


“大眼,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哦?”叶修把脸搁在男人肩头,闭上眼轻声说。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叶修沉默了一下,随后嘴角露出狡黠的笑意,“只是你今天特别像爸爸。”


“爸爸不会带你飞到天上看星星月亮约会。”


“爸爸才亲额头,大眼你一般不会这样的!”


“今天不一样。你这样说是在暗示我应该做一些更过分,更污的事情?没问题,保证满足你。”


“不……并不是这个意思!”叶修满头黑线,急忙说。他睁开眼睛,意味不明地瞥了身边的人一眼。


 


之后并没有更污的事情发生,他们相拥,看着弯月慢慢爬到了当头,银白的月光洒在两人身上。


“你该走了。”大半夜就这样过去,叶修突然说。


“是的。”男人松开一只手扶着扫帚,带着叶修从天空中飞下来落到地上。


叶修站在黄沙上,仰头看着悬浮在不远处的魔道学者。


“叶修。”魔道学者忍不住叫了一声。


“嗯?”


“没什么,你的名字很好听。”


“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魔道学者飞近了一点,他降低高度,让自己与叶修平视,“叶修,我……”


叶修微笑,安静地听着。


看着叶修的样子,他所有勇气都消失了,后面的几个字再也说不出口。


“……我加君莫笑好友吧。”


“加好友?”叶修脸上的笑意加深,他把千机伞拿出来,轻轻支在地上,“没必要吧?这个斗魂,还有机会用吗?”


魔道学者听到叶修的话,身体一僵,瞳孔猛地一缩。


叶修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又说了一声:“你该走了,少天应该在找你,小心。”


男人回过神来,深深看了一眼叶修,狼狈地吐出一声“好,再见。”直接原地消失了。


 


看着突然空无一物的前方,叶修独自站在沙丘上,沉思良久,感叹,“厉害了,装得真好!”


“年轻人啊!”他叹息,“何苦呢……”


 


说完,他抬起千机伞一枪打飞一只靠近过来的野怪,然后打开因为被繁多的好友请求干扰而关闭的内部频道,自从他打破了蜘蛛洞穴副本总记录之后,来加他好友的人太多了,而且很多人锲而不舍地不停重复发申请。当时叶修烦不胜烦,就直接关闭了好友申请,自然也不会注意到每隔几分钟就有一条来自蓝河的好友申请。


一打开频道,果然除了成百上千条好友请求之外,他的私聊被流木刷屏了。


从一开始一刻不停地呼叫,从询问他怎么样了问他位置等等,到最后隔几分钟发一条,各种表示要怼微草,几个小时下来上千条消息把他的私聊频道挤得满满当当。


 


没有理会那些好友申请,叶修给流木回了一条消息:


【(私聊)君莫笑:‘在?’】


他等了几分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意识到黄少天应该是没有在荣耀世界之中,根本看不到频道的消息,于是又发了一条:


【(私聊)君莫笑:‘我回现实吃饭去了,看到消息QQ联系’】


说完,他也从荣耀世界中凭空消失,徒留下无垠黄沙。


 


荣耀世界的时间流速与现实世界相同,在荣耀世界中呆了将大半天,现实世界中的京城一个晚上已经过去,现在正是上午,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时候。


他解除了与君莫笑的融合,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好,拿出通讯器在QQ上给黄少天发了一条讯息。


可以从留言中看出他黄少天确实是气炸了,但叶修相信喻文州能够处理好,毕竟……


 


想到喻文州,叶修心情有些复杂。


他随手把通讯器扔到了桌子上,一个人连着抽了好几根烟搞得屋里乌烟瘴气,他在屋内一个人闷了许久,直到被烟熏得快要透不过起来,才打开窗推开门走出房间。


 


另一头,回到现实的魔道学者出现在一间无人的房间内,他甚至顾不上解除身上与斗魂的融合,便无力地跪倒在地,痛苦地蜷缩起身体,低头将脸死死埋在手心中,似乎这样就可以遮住脸上、眼中狰狞丑陋的神情。


男人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滚烫的热度传遍全身,他也能感觉到自己双手正难以克制地颤抖,喉咙也抑制不住发出嘶哑的呼声,像是压抑的嘶吼亦或是垂死挣扎的呻吟。


“呼——克制……冷静、冷静。”他努力深呼吸试图平息翻涌的情绪,后牙用力在腮帮子上咬了一口,疼痛和鲜血的腥甜瞬间遍布满嘴,他舔舐着口中伤口,从翻卷的皮肉鲜血和疼痛上汲取到了片刻的清明。


 


那是欲望,是原罪,是他体内那个魔鬼的呼唤。


他不该放纵自己去见叶修的,他怎么能去见他呢?怎么敢去见他呢!明明知道,那个名为叶修的人就是那个魔鬼最贪婪的粮食啊,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滋润都能让那个魔鬼生长壮大,变得越来越难以抑制。


天知道他花了多少力气才能在叶修面前维持住理智呢?回到现实的一瞬间,哪怕被称为联盟最具城府的男人,也感到由衷的无力,心力憔悴。


叶修就是伊甸园中禁忌的果实,是那闪闪发光、举世无双的珍宝!他就这样大方、诱人地待在那里,仿佛谁都能去摘取,心中的魔鬼化作毒蛇缠在他的脖颈上,在他耳边嘶声呢喃,诱惑他,催促他。但男人太清楚了,一旦他试图摘下这颗果实,那些守护珍宝的人——或者说神明——就会将他撕碎,打入地狱。


 


不够!这样难道就满足了吗?明明能够有更多啊!难道只是这样喊一声他的名字,这样偷来的幸福你就满足了吗?像一个小偷一个骗子,偷来他的关心,欺骗他的爱意,你就满足了吗?


心底的一个声音在嘶吼。


 


“住嘴吧!”男人狼狈地低喘道:“难道这样还满足不了吗?还想要什么?”


什么都想要啊……那个声音贪婪地说,他的眼神、声音、触碰、肉体、心灵,他的一切都想要啊!


 “会有的,会有的。”他痛苦地闭上眼,在喉咙深处一遍一遍说。


并没有,什么都没有!你什么都没有!那个声音嘲笑道:他是别人的,你只要打开通讯器就能看到另一个人发来的消息,那是炫耀!那样洋洋得意,那样毫无自觉!


“闭嘴!”男人喘息着猛地睁开眼睛,贪婪晦暗的神色侵染了他平时清润的双眸,脸上神情也是少见地狰狞,他却不知道这一切。


为什么要压抑呢?为什么不放纵呢?因为惧怕死亡吗?心底那个的声音狞笑着追问。


“当然是……”是为了什么呢?


 


“当然是为了最后的胜利啊!”男人沙哑地说,一字一顿。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就些人就注定要高高在上,就像叶修,他生来就是太阳一样的光源。甚至还周泽楷这样的人,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了,容貌、天赋、机遇、甚至爱情,上天是如此眷顾他。


而另一些人却永远想象不到、得不到这些别人生来便能拥有的东西,想要得到需要付出千倍百倍的鲜血与汗水。他永远不怕付出更多努力,可怕的是这个世界把努力的道路都堵死了。


 


“力量决定了一切……”他倒在地上大笑:“这是不是一个可悲的世界?”


 


他不怕死亡,但唯有活着他才有胜利的希望,所以他拼命忍耐。他就是如此偏执,只要想要的就用尽手段去拿到,他不服输,于是他不择手段,汲汲营营。


他曾对自己,对很多人说过:“这个世界是错误的。”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是不甘心而已!


“如果世界阻止我得到他,那就毁掉这个世界,创造一个新的吧!”


 


这时,房间的门外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统领统领!你看到我发给你的消息了吗?看到了吗?王杰希实在是太过分了我真的忍无可忍了,绝对不能让他这样嚣张下去!我们和微草开战吧,大家都做好准备,只要你一声令下,本剑圣这就去欧洲将他斩于剑下!统领你在里面吗?”


 


听到门外的声音,男人一点也不意外。


他没有回话,只是慢条斯理地解除了斗魂融合穿,缓缓直起身从地上爬起穿上桌上的衣服,看着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低声自嘲,“呵,这样狼狈。”


嘴角的血沫随着他说话嘴唇的蠕动溢出一丝,两腮几乎被牙咬得贯穿的巨大伤口似乎根本影响不到这个男人,他看着倒影,控制脸部的肌肉拉出一抹温和的、标准的微笑。


 


“统领你里面,我听到你的声音了!反正你这次别想拦着我!”门外的人咋咋呼呼地说:“敢抢我的叶修,王杰希他活腻了!这次本剑圣一定要杀了他!”


 


门外的人说话语速很快很轻浮,但传来的杀气如此真实,令人不寒而栗,若是旁人只怕早已经战战兢兢不能自己,男人却像是没有感受到一般抽出纸巾抹去嘴角的血迹,然后一把拉开门,对正在远去的人轻声说:“站住,少天。”


 


叶修对远在美洲的混乱一无所知,他将所有烦心事都泡在了脑后,从房间跑出来觅食。


斗者实力越强,饭量越大,也越容易饿,叶修肚子空空地跑出来,在客厅看见陈果和唐柔两个女人,她们也已经从荣耀世界中回来了,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摆满了包子馒头油条一类简单的早餐正吃着。


“老板娘,有我的份吗?”叶修一边问,一边拉过一张椅子毫不客气地坐下了,然后拿起一只包子往嘴里塞。


“你都吃了,问个屁啊!”陈果咬着豆浆的吸管,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至少要表示一下礼节啊。”叶修悠悠地说。


陈果扭过头去不理他。


“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叶修转头问唐柔。


“你不是也回来了吗?”唐柔还没有说话呢,陈果先回答了,口气有点冲。


被怼了一脸叶修有点莫名其妙,觉得自己应该没惹她吧,怎么今天口气这么冲,感觉好委屈哦!但是看在早餐的份上,叶修决定不计较了:“那是因为我饿了啊,你们饿的应该没我快啊。现在正是新区诞生最紧要的关头,怎么不多在那边留会儿?”


“你管我们啊,乐意。你现在几级了?”陈果问的不是叶修,是指君莫笑。


“二级。”


“才二级啊!”陈果撇撇嘴,大声说,“我的逐烟霞和小唐的寒烟柔也都二级了,你也不比我们快多少嘛!我还以为你都三四级了呢,搞半天才二级啊!”


“咳,是!我偷懒了,我有错,真是太不应该了!”叶修想到之前大把时间用来看月亮看星星约会去了,觉得是该认真检讨一下,于是很诚恳的说。


“……”


叶修的不反抗让陈果觉得没什么意思,她确实是在生气,但气的并不是叶修,只不过想要找个人出气罢了,但叶修的反应让她又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她哼了一声抓着豆浆就走了。


 


看着陈果的背影,叶修咬着包子,凑过去问旁边的唐柔:“她怎么了,一早上这么大脾气?”


“她在生气呢,心情不好,不是故意针对你的。”唐柔说。


“我知道,我没介意,只是好奇罢了。再说老板娘生气,我这种小员工就受着呗,否则就没饭吃了。”叶修摇了摇手上的馒头。


听到叶修这么说,唐柔笑了起来:“你的脾气倒是挺好,我还以为像你这样强大的斗者都是眼高于顶,看不起人的呢。”


“唔,所以说这只能说明我是一个很好的人。再说其实这和实力没什么关联吧,脾气这种东西……只能说看人。”叶修想到胆小如鼠的自闭症患者夜雨声烦,感叹。


“你说的也是,无论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坏人,性格也不同。”唐柔点头表示认可。


“你们是在荣耀世界遇到麻烦了吗?被欺负了?说说看呗。”叶修听到唐柔这样感叹,若有所思,联想陈果先前的差脾气,似乎明白了原因。


“果果姐和人打架了。”


“打架?和什么人啊?”


“好像是和她一个势力的人,搞不清。”唐柔摇摇头。


“怎么回事?”叶修想到之前陈果好像说过她是嘉世旗下某个组织的成员。


“好像是欺负果果姐实力低,想要果果姐手中一个高级斗魂,那是果果爸爸留给她的七级斗魂。”唐柔冷着脸说。


抢斗魂?叶修一听,眉头拧起。


“果果姐不让我插手,否则我非要找个机会把那些人全都揍一遍!”唐柔恶狠狠地咬下来一截油条。


“陈果都处理不了,你就更别想了,她是对你好。”叶修不赞同地摇摇头。


他瞥了一眼唐柔,这个小丫头天赋是真好,这一身的战法气质让他都有些惊艳,要是他还在嘉世的时候见到这个丫头,一定会和邱非一样带到身边作为弟子亲自指导的。


不过现在的她有的也只是天赋,不是实力。天才没成长起来,也就只是天才而已,不等于强者。




“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来找我。身为员工为老板分忧是应该的。”叶修说。


“我会和果果说的,谢谢。”唐柔微笑着点头道谢。


“你和老板娘都注意一点,有什么事情在荣耀世界解决了,在荣耀世界被揍被杀都能复活没什么大不了,千万小心别把现实世界的信息透露了。”叶修叮嘱。


“我知道,果果和我说过很多次了。还有,为什么一定是我们被揍被杀啊!”唐柔不满的说。


“显然,凭你们的实力,是你们的可能性比较大。”叶修实事求是地说。唐柔看着他,似乎很不服气。


“哼!等着瞧!”唐妹子最终扔下一句话也走了。


 


-------------------------------------


·哈哈哈哈相信到这里大家都看出来上章发生什么了吧,写得还算是比较明显了。所以你们以为这两章是王叶福利吗?太天真啦!这可是打着王叶的幌子的喻叶,非常非常难得的喻叶福利呢!


·现在这是一个完全黑化心理扭曲的喻了,但是哪怕黑化了,腐烂了,他也好苏好苏的!是不是!


·反正我很心水这样的喻啊,荡漾~所以别再说我虐喻啊哭唧唧,要相信我喻的苏值能战胜一切!

评论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