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yoshi

给大家提个醒,以后有曦澄西皮的忘羡文也慎点

不然有很大概率被喂屎。

总是分分钟把江澄和虞夫人写成一朵朵被魏无羡连累的小白花。全然不记得真正惹怒王灵娇的是江夫人的那十几个大巴掌。别说这些巴掌是为了无羡打的啊,之前用紫电抽打无羡的时候虞夫人可半点没手软。之后没砍无羡胳膊也是因为王灵娇提出要在江家设立监察寮,惹的虞夫人的自尊心被冒犯了。


原著[她早已忍耐多时,此刻面目狰狞,近在咫尺,王灵娇吓得肿着半张脸尖叫起来。虞夫人毫不客气地又是一记耳光,把她刺耳的尖叫打得戛然而止,喝道:“打狗也要看主人!你冲进我的家门里,当着我的面,要惩治我家里的人?什么东西,也敢这样撒野!”]

[虞夫人把手帕扔到地上,一脚踢翻了她,骂道:“闭嘴!你这贱婢,我眉山虞氏百年世家纵横仙道,从来没听过什么颍川王氏!这是哪个阴沟旮旯里钻出来的一个下贱家族?一家子都是你这种东西吗?在我面前提尊卑?我就教教你何为尊卑!我为尊,你为卑!”]


看清楚了,在虞夫人眼里,魏无羡就是江家的一条狗。她不是因为要护着魏无羡才打王灵娇的,是因为王灵娇让她觉得没面子了。


另外,王灵娇一开始也没有想要灭江家满门,但前提是要江家舔跪她。

所以有没有魏无羡都没有区别,只要江家不肯舔跪王灵娇,不肯舔跪温家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把江家灭门的锅都扣在魏无羡头上要脸吗?

魏无羡认了这笔账,是因为他善良,“只记得别人对他的好,不记得他对别人的好。”不代表虞夫人能够心安理得的把帐按在魏无羡头上,还一口一个祸害。

另外,还有说什么剖丹痛苦,化丹也一样痛苦。有脸吗?化丹要忍受的失去灵力的痛苦,剖丹就不用忍受了吗?而且剖丹是活生生的把肚子剖开连麻药都不能打,说化丹和剖丹一样痛苦的,麻烦下次你动手术的时候不要打麻药,我就服你。

而且别忘了,剖丹的成功率只有一半,不能因为魏无羡活下来了就忘记那失败的一半下场,行吗?


说真的,魏无羡真是倒大霉了,还不如当时砍掉一条手臂算了。以魏无羡的天资少一条手臂照样可以混的人模人样。也免了日后背的那口大锅,恩情好像几辈子都还不清。为了替江家报仇,冒天下之大不韪练鬼道。为了替江家报恩,收留温情一脉,为了避免连累江家的名声,假装决裂叛出江家,肚子上那一剑还有人记得不?


到最后命没了,名声也没了,还不够还恩吗?这比高利贷还狠啊。

评论(93)

热度(136)

  1. 阿特洛波丝tsuyoshi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别对
  2. mastanitsuyoshi 转载了此文字
  3. 平地起波澜tsuyoshi 转载了此文字
  4. 三月兔tsuyoshi 转载了此文字
  5. eugenetentsuyoshi 转载了此文字
  6. 商陆tsuyoshi 转载了此文字